1031.第1031章 香逝(三)

    “顾晨,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这样……”为了你,为了不能让沈铄诚的愚蠢将你牵扯到沈铄盛的视线里,她牺牲了这么多,……又怎么愿意被她误会。

    她的痛苦没有让顾晨心起涟漪,凉薄的黑眸冷冷地注视着在黑暗中无助地缩成一团的女人,顾晨抿紧了嘴角:“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对我好,现在,我似乎明白,你对我好是因为顾晨真正的亲生父母亲吧。而你杀害顾大槐,是不是因他为知道了些什么。”

    正是因为顾大槐知道了些什么,他一样阻止她回沈家,直接说那是一个龙潭虎穴去不得。

    “你都猜中了,你都猜中了。可是,顾晨你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知道我为什么要杀死你养父又有什么用。我做的是为了你好,是为了你好!所有知道你秘密的人都死的,再也没有人能伤害到你了。”

    “记住,你不是沈家的女儿,他们逼不了你什么!他们休想利用你,休想用你来换取更大的利益!”傅婉秋低低地,含着无奈,又是对自己一生的无奈低低浅浅的说着,“是我杀死顾大槐的,大出血时我没有及时按呼救铃,是我杀了他。”

    “你现在得到了答案可以离开了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不知为什么,明明对傅婉秋去了杀意,她最终理智地选择了收手。站在她面前,顾晨平静道:“我把你的话录了下来,这段话我会交给警察局,至于怎么处理我不会再插手。如果,你选择不会让沈铄盛如愿,我会在天亮时放几名记者进来采访你。”

    对傅婉秋来说,她怎么处理都没有关系了。今晚,是她最后的晚上,明天……呵,明天太阳升起,照到只是她冰冷冷的尸体。

    听到她最后的话,傅婉秋眼里微微一亮,透着灰败的脸上有着沉沉的寒笑闪过,“你养父的命我一命赔一命!”

    离开前,顾晨回头看了看跟木头人似的傅婉秋,目光微微一动,她听出来……傅婉秋选择了死亡。而她没有阻止,这是对方的选择,她凭什么去阻止呢。

    一命赔一命,临死前再把沈家推到风浪上面,也是她顾晨所愿意看到。

    沈家,一个肮脏的地方,顾大槐之死是傅婉秋造成的没错,可在手术过后还没有脱离危险期时,沈铄诚与范雨燕同样出现在医院里,顾大槐的死同样与他们两个脱不了干系。

    既然都赔了上两条人命,又怎么能让沈家轻易脱身呢。

    沈家长媳于凌晨二点四十分在溪山别苑内撞墙身亡,临死前留下三个弯弯曲曲的血字“恨!恨!恨!”

    凌晨六点,警笛打破了溪山别苑清晨的平静,一群记者直接拥在别墅铁门前面,不管里面有没有人出来,一句一句的发问。

    “沈先生,沈先生,您能说说你妻子临死前的血字是什么意思吗?”

    “沈先生,是不是沈太太因为二房太太逼宫,这才含恨自杀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