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第1025章 不能说的秘密(二)

    倒是筱茹的话说得不错,是要先把外面的媒体解决才行。

    对付吃里扒外的贱人,会有大把时间来收拾。

    二楼上一共有七间房,全部搜完后并没有发现异样的三名男子下了楼,朝沈铄盛弯腰,说了声:“很抱歉,先生。”便整齐有序退离。

    顾晨微地眯紧了细长的眸,她怎么觉得这三个男人不太像是港城人呢?也不太像是内陆人,从生硬的口音上来分辨有点外国人的感觉。

    “我去看看,早点休息,明天随我去公司一趟。”沈铄盛站起来,四十九岁的他哪怕是熬着夜精神焕发,不像梅筱茹眼下已有黑青。

    对丈夫的安排梅筱茹没有再反对,走过来轻轻吻了吻丈夫的侧脸:“好,你也早点休息。”

    送目妻子上去的沈铄盛渐渐收起脸上的温和,虚假双目里闪过阴冷,一丝极淡的笑自嘴角边消失而过。他把客厅的水晶灯熄灭仅留两盏壁灯,便朝后花园方向而去。

    从二楼下到一楼落地窗,并隐藏身在厚重窗帘后的顾晨看到他离开,没有犹豫的她直接跟了上去。

    整个二楼没有傅婉秋的身影,如果她猜测没错的话,刚才这两夫妻的对话内容是与傅婉秋有关系。

    审?要审什么呢?他们要从傅婉秋嘴里得到什么?

    跟踪一个人对顾晨来说是件轻松的事情,不必紧紧尾随,只需要在适合的地方听着他脚步离去的方向,辨听着声音便能确定他的行踪。

    走走停停,似是有意,又像是在等着什么。

    顾晨微地勾了下嘴角,沈铄盛……么,是比沈铄诚要聪明得多了,这招姜太公钩鱼,愿者上钩的办法确实是把她给勾上了。

    谁叫她需要急寻到傅婉秋呢。

    整个别墅一共有三层,最底下地下车库,二楼是主人房,一楼则是佣人房,还有一处便是后花园两间杂物房。

    一直走到后花园的沈铄盛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跟在他身后的两个男子都轻地摇了摇头,表示他们并未发现什么。

    难道是自己多疑了,并没有什么人潜入?

    “我去看看,你们两个继续走动。”沈铄盛没有再走走停停,而是笔直地穿过花架来到两间杂物间前面。

    傅婉秋便是囚禁在其中一间杂物房里,以前这些杂物房堆放了两个架钢琴,还有一些宴客用的长桌之类的大件物。现在,这些家具全部腾出,在没有光的时间,房间安静空荡到让人神经容易崩溃。

    对在沈家忍了整整二十四年傅婉秋来说,这几日身体上的折磨又算得了什么。

    沈铄盛阻止看管的人开灯,蹭亮的皮鞋踩在瓷面地板上发出沉沉的声音,一下一下重重地敲打在傅婉秋的身上。

    她是站在杂物间唯一的窗户口,哪怕现在这个窗户被钉死,什么光与景都看不到,她也是抬着头,一直保持着仰望姿势。

    从外面折射出来的灯隐约地让黑暗的房间亮了少行,沈铄盛能看到他的妻子,他曾经也是爱过的女人,体态婀娜地站光影朦胧的暗处,一如当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