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第1019章 相见(一)

    事情棘手了,代表顾晨遇上了不太好解决的困难。

    一路上段昭安从未问容照会有什么打算,或是问一句他是不是一道前去宣州。有一些事情,不必开口,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

    既然有了答案,再问不过是给自己添堵。

    从京城到宣州是有好几个小时的飞程,在这其中,顾晨让段瑞夙出外意外的是她竟然能静下心一直陪着刘桂秀,对顾大槐的事情是只字不提。

    对刘桂秀来说,最高兴的莫过于今天的。

    看到突然出现的养女,这个一直表现很坚强的妇女眼眶瞬间通红,却还不忘记先安慰顾晨,“回来就好,你能回来看一眼,你爸能安心走了。”

    她没有表现得脆弱到像是随时倒时,也没有像是涸辙之鲋只困于被拯救的弱者,在这一刻,顾晨为这位坚强的女人而喝彩。

    当顾晨知道她怀中还有顾大槐留下来的孩子,那双清冷永寂的黑眸里盛世华光,宛如极光浮现,灼亮到让刘桂秀失了神。

    “很好。”好半响后,顾晨简明扼要地说出两字。

    真的很好,顾大槐身已死,已是她的遗憾。而他留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她必倾自己所有,保他一世荣华。

    突然地,顾晨笑了,笑如灼灼桃夭,令得世间一切景色都为之黯然。她一下子明白过来什么有的人追求富贵,追求权势,是动力;因为有动力,鞭策着他们前进。

    而她,却为顾大槐遗留的血脉而需要替他争一个一世荣华,这也就是种动力。

    刘桂秀低下头默默地擦了擦眼泪,哑着声音道:“刘姨想过要陪着你爸去,可舍不得这孩子。他是你爸爸的孩子,也是你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刘姨舍不得走了。”

    “刘姨要走了,你这孩子是真要孤伶伶的一个人,没个家去的孩子就跟没有根一样,走在哪里都是飘着。刘姨心疼,刘姨想想就心疼呐。”

    只是对她真正好的人才会如此心疼,顾晨主动地握住刘桂秀的手,一字一字坚定道:“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顾晨的家。而这个孩子,我以我性命起誓,必保他一世荣华!”

    顾晨从来不是一个轻易许下承认的人,一诺重千金怎能轻易许下。

    然后一旦许下,她便绝对一诺到底,掷重有声,有生之年绝不反愧。

    “好、好、好……”刘桂秀心里既是高兴,又是伤心,眼泪一下子没有忍住便流了出来,她紧握住顾晨手,好一会儿才稳住情绪,哑着声音颤道:“有你这句话,刘姨百年之后也不用担心你们两姐弟会被人欺负了。”

    刘桂秀是典型的农妇,前一段婚姻就是吃了没有子嗣的苦,这会儿怀孕私心是希望怀的男孩。一来让顾家香火有继,二来有个弟弟帮着,顾晨以后受了委屈家里也有个男人出面,三来……,女子生来就要比男人命苦,她希望是个男孩,能扛得起责任。

    顾晨不敢让她情绪太过波动,声色微敛,含着安慰人心的镇定低声道:“我回来到了你就安心养好身子,外面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