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第1000章 豪门恩怨情仇恨(五)

    段瑞夙的呼吸就是一窒,他不是震惊,而是惊骇到,“她竟然是……傅家最后的直系血脉?你是怎么查出来?不对,你应该是早早查了出来却一直隐瞒不说,而现在却说出来,你在怀疑什么。”

    “我没有怀疑什么,只不过是给小婶增加谈判筹码,不管傅婉秋是不是沈崇山示意,说出她的身世,相信她会吐实话。”

    莫斯科的十月底晚上已经很冷了,凌晨的三点气温更是非常低,站在天台的段昭安迎着寒风,身影笔直如枪杆,带着雪般的肃冷,面无表情的侧容如刀雕,棱角分明又精致俊美。

    面对段瑞夙的问题,段昭安表情不变,淡道:“傅婉秋与海南一家公司一直有来往,且全是针对沈家在海南一带的生意。小叔,能不能让傅婉秋吐露实话,就需要看你与小婶的手段了。”

    让段瑞夙又气又好笑,佯装唬了声道:“没大没小的,有这么跟长辈说话吗?说话藏头藏尾的,我费力跟你来猜。来,给我说白了,你这一下子把傅婉秋的身世说出来,又告诉我对方在暗地里一直在跟沈家做对,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傅婉秋身上有许多秘密,而这些秘密我暂时没有办法调查出来,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傅老爷子一脉断绝,可留下来的家产在他死后第三年开始变卖。有意思的是,这一年也正好是傅婉秋嫁入沈家的第三年,也正好是沈家闯了大祸,急需用钱摆平的时候。”

    不管是二十五年前,还是二十八年前,那个时候都是一个物质绝极为贫穷的时候,也是局面十分荡动的时候,沈家也是那荡动下面的惨败者之一。

    段瑞夙已听到隐隐地倒抽了几口冷气,好家伙,这事儿查得够细了!他到底是怎么查出来?竟然知道得……只怕是要比老爷子还要多!

    只是一个转念中,段瑞夙隐隐猜出来侄子想要说的什么,不由好笑道:“我就说你怎么会无怨无故把这事情一股脑后全倒给我听,是想借我的手查一查傅婉秋为什么在暗地里针对沈家是吧。哦,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心里只怕是已经有了猜想。”

    段家的男人向来都是聪慧,一事引一事,一点点蛛丝马迹只要被他们寻着,基本上离真相不太远了。

    对小叔的明白段昭安勾了下嘴角,露出一丝很淡,转瞬即失的冷笑,让暗沉的黑眸愈发显得冷戾,“是有了猜想,还没有来得及再去查证就出了任务,现在我也没有时间,只能是请小叔您出马了。”

    “你到确实给我提了个警,这么来说我们还不能光看表面了,可不能不明不白让傅婉秋借了刀过去。这女的够有有心计,沈家真要是她傅家的仇人,竟然隐忍二十几年不动声色,还把沈老夫人伺候到跟老佛爷似的,整个宣州上流社会对傅婉秋的评价都是相当高,连挑剔的沈老夫人在外面也要说声长媳贤惠。”

    正是这种人才会令人觉得不好对付,越王勾践“卧薪尝胆”都没有二十几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