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5.第995章 不言败(二)

    刘桂秀否认,两夫妻在这里没有什么大富大贵的亲戚,大槐也不认识……等等,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激动到一下子从椅子里站起,“只有一个女的,范雨燕,我丈夫的前妻!”

    她把范雨燕的特证说出来,一名当时劝走妇女离开的护士道:“应该不是她,我记得哪名女子还挺高的,我身高有163,那名女子最少有168。”

    范雨燕连160都不到,自然不可能是她出现在病房里了。

    “姐,你别激动,孩子,小心孩子。”坐在左边的翟炳业小声开口,“段副厅长插手,事情会好办多。真要是……意外,一定会把凶手抓到。”

    段瑞夙已得知刘桂秀怀了小孩,见她情绪激动又问不出什么线索,便提醒翟夫人让她将刘桂秀带回病房休息。

    等人走了后,他淡淡地视线扫过在场所有医院人员,极具压力的视线非常有实质感,另得这些医护人员目光闪躲,一点都不敢跟他对视。

    这叫什么事,……怎么听口气成了凶手案一样呢。

    视线扫过,段瑞夙才开口:“把视频调出来给我看看,是人为,还是正常死亡,问了当时在病房里的女子才行。”

    很意外,视频一出来段瑞夙便认出来是谁。

    沈家长媳,一个几乎不出席任何场合一心一意伺候沈老夫人女子,连丈夫在港城找了个二房也没有吵过,在整个宣州上流圈里,没有一个男人不赞沈铄盛三生有幸娶了这么位大度的夫人回来。

    只有自个媳妇听了后,直接是嗤之以鼻回答:“我要是不喜欢你了,你在外面找到小十,我都不会伤心。”

    不露面,不计较,过着与世无争生活的沈家长媳傅婉秋怎么会……出现在顾大槐的病房里呢。

    这件事没有弄清楚前,还真不能直接报警,有了线索知道要找的人是谁就好办了。段瑞夙把会议室里吓成鹌鹑状的医生与护士回家,独把院长留下来。

    “江院长,事情还需要你们医院配合保密才行,我要调查清楚。”段瑞夙的说话素来不大,很沉很平,给人风度翩翩的好感,视线却是沉而冷,有着掌权者的威仪,“还有,顾大槐既然是重症监护,病房里竟然连一个值班的护士都没有,从这点上就是医院的失职。”

    看在自家侄子的面子上,他不介意以权压人给刘桂秀及其遗腹子讨点生活费回来。

    江院长说到只有应的份,确实是医院失职才发生这种事情,他不敢有二话。赔钱要能解决,他一定会二话不说答应赔钱。

    段家,他不敢得罪。

    怎么把傅婉秋约出来就是倪千灵的事了,事情让人很意外,傅婉秋的手机竟然……关机。

    “看来是睡觉了,明天大清早我直接去沈家。”倪千灵看了看时钟,都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你有没有联系上顾晨,这孩子不是在疆地部队里吗?你让大哥打个电话联系吧。”

    哪里没有打电话呢,在回来的车上他就打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