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6.第976章 惊闻秘事(二)

    女子见此,便走床头边低俯了身子静静听他说完。

    一会儿,她才站直了身子,微微一笑道:“都不在了,如果你也不在,她就真成了孤儿。所以,大槐,你要好好活着,把我欠的那一份都给她吧。”

    打开精致的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张黑金色银行卡:“这里有一笔资金,数额有多大我并不清楚,找个机会把这张卡交给她,密码是她出生日期。”

    顾大槐瞪大了眼睛,眼里流露出莫大会惊恐出来。

    “这钱,不是我留给她的,是她至亲至爱留的遗产,我不过是替她保管。”女子似乎读懂了他的惊恐为何而起,抬的轻轻拂了拂顺到脸畔的发梢,声音优雅不改,浅浅道:“我不会告诉她,我答应过不会告诉她。这世上,只要你我不说,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

    嘴唇有些干躁的顾大槐微微闭了闭眼,有泪水直接顺着眼角流出来,他想问她更多的话,可是一身伤让他没有办法开口。

    他不是怕她知道自己的身份离开顾家,而是心疼她的闺女长这么大,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顾大槐摇晃脑袋,泪水已经打湿了洁白的枕头。

    女子似乎没有看到般,低下头缓慢道:“那孩子受了这么大的苦,你当时觉得自己有愧范雨燕,对她的行为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我告诉你吧,她们任何一个都比顾晨过得好,非常非常的好!”

    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的顾大槐顿时如遭电击,喉咙里出来“咕哝哝”如野兽临死前的绝望声音,本停止的泪水再次挥下,这回是流得更加汹涌。

    “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说是用尽全力问出来,脸色更是涨得通红通红。

    女子并没有发现异样,低头的她无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裙角,端庄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紧接着又是满是怨恨,两种情绪交替,让她的表情显得格外古怪。

    “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低低的呢喃着,对往事有说不出来怀念:“也许是嫉妒吧,嫉妨她到死还有人护着,而我……却是一无所有。”

    一起恶念起,最终过不了自己的良心,当看到那孩子被打到体无完肤,所有的悔全涌上心头。暗中推波助澜让沈铄诚到小镇上碰到范雨燕,到最后水到渠成。

    现在看来,结果并不算差。

    顾大槐没有办法理解“她”是谁,只知道如果对方早点说,他一定不会因为内疚而看着顾晨在家里被范雨燕打骂。他恨,恨自己为什么不再多去看看,问问。

    情绪激动的他嘴里突然间溢出一股黑血,不是一点点,而是大口大口的溢出来。

    不正常的声音让陷入回忆的女子猛地抬头,她看到顾大槐嘴里涌出来的黑血脸上大骇,扑过去要按呼叫铃的那刻,手又停下来。

    低下头看着全身抽搐的顾大槐,女子的眼里闪过犹豫……,不忍地闭上眼睛在心里默数了十下,这才把红色呼叫铃按钮按下去,“重症监护房609病人嘴里在出血!!快来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