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0.第970章 悲伤(一)

    他想,他就算栽下去也认了。

    当真是认了,从确实自己对她确实心悦后,他就认了。

    从未想过要去打扰她,也未想过要去争取她,因为在她的身边有一位比自己更优秀的人陪伴着,珠玉有主,他又岂能横刀夺爱,做君子所不耻的事出来呢。

    然后现在,他一直认为比自己更优秀的男人竟然没有好好保护好她!

    明知道那建筑里有爆炸,还放任她一个人去拿藏好的狙击枪,段昭安!你能如此……怎么如此!!

    脸底阴鸷大盛的容照觉得自己情绪外露,眼帘低垂将眸底涌起来的阴霾藏好,事出有因……他只能是想着事出有因才把心里的怨压下去。

    邹恒与他同坐在后排,外露的情绪多少让这位侦察兵出身的精锐感觉到,他不由压下了嘴,在颠簸的车子里敛起声音,认真道:“我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舍不得让自己女朋友面临危险。昭安也是如此!容照,你要知道在战友上,昭安不再是顾晨的男朋友,而是掌握局势的副队。”

    “顾晨是他的兵,不管他有多爱顾晨,一旦上了战场男女****已经靠后。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顾晨上了战场就得服从!如果她以昭安女朋友的身份拿乔,这样的顾晨,我相信你也看不上吧。”

    在队里,容照与段昭安的出身并非秘密,容家里更是有一个真正满清格格的老夫人,自小养在老夫人身边的容照的目光怎么可能会低呢。

    一席话,确实是把钻了牛角尖的容照劝了回来。

    他抿紧了嘴,好一会才吐出口郁结之气,眸底少了阴鸷,道:“不会对昭安心有怨恨,我并非心身狭隘之人,只是……”

    话悄然地落了下来,沉重口气让开车的俞溯都暗了眼。

    在一个路地稍平坦的地方,他从后视镜里与邹恒互相了一眼,看到彼此眼里的沉重,一时间三人都沉默起来。两位战友生死不明……,他们已经没有心情再多说话了。

    城市的上空有些阴霾,炮火虽然已经消失,留下来的阴影却还存在。

    俄军的伤亡相当悲惨,拆弹专家与整个拆弹小组一共四人全部牺牲。而留下来的十二名俄军全部阵亡,无一幸存。他们与拆弹小组的成员一样……炸到尸骨不存。

    在一片焦黑土地里,一名俄军铲出一块全焦黑的钢片,当他捡起这块钢片时,留血不留泪的军人瞬间泪如雨挥。

    这是……一块姓名牌,上面写着阵亡俄军的名字。

    失声哭的俄军让整个挖掘工作进入低谷,所有人都停下来默默地看着那名俄军把姓名牌挂到一根炸弯的钢筋上面,风,轻地吹着,姓名牌也跟着轻轻摇曳着,似乎是人体灵魂离去,为看世间最后一眼还留恋着。

    在他们身边,还有几处地方冒着浓烟,如同死神的黑衣袍拉着留恋世间的灵魂进入无尽之暗。

    “敬礼!!”一声饱含悲痛,又怀着崇高敬意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向那块姓名牌敬以军礼,噙着悲痛的目光凝视着代表一个人身份,也代表……死亡的姓名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