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4.第934章 生死一线间(七)

    “你是……中方派来营救人质的吗。”俄狙击手开始有目地性地交流起来,他现在无法确认眼前的女人是不是对自己没有任何伤害的,在战场上面,除了相信自己与自己的战友外,他并不打算相信其他人。

    淡褐色里有一点点浅绿的眼睛微微划过她手里的狙击枪时,眼里有一丝疑惑,因为他无法相信为什么顾晨会用一支中等距离的狙击手。

    俄狙击手将视线落在顾晨的背包上稍微了下,在顾晨冰冷视线里,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虚弱的微笑,用并不太熟练的英语道:“见到你很高兴,你们的勇敢让我敬佩。”

    顾晨眯了眯眼,重点是在“你们的勇敢”上面……,看样子,这里还真有条大鱼了。

    “我需要消淡药,你能帮我到急救包拿出来吗。抱歉,给你带来麻烦了,可我现在很需要它。”子弹夹在腰肌里,每说一句话都是一种折磨,弹头不能留太久,又不能立马取出来,只能是靠几片消炎药起点作用了。

    顾晨没有动,而是道:“我认为你还需要几片强效止痛药,因为,这里虽然适合狙击,但对一名伤员来说可是一个致命的危险地方。”

    她动了动狙击步枪,涂了油彩的眉挑了挑,细长的眼里迸出逼人寒冷,“我这边一旦开枪必须立马彻底,如果你继续留在这里,我想,我应该没有办法将你一起带走。”

    俄狙击手的英语并不太好,顾晨又说简单的说了一遍后,他苦笑了下道:“我必须承认你说得很正确。”

    一手捂住伤口,自己解下急救包拿出两片强效止痛药与消炎药,打开军用水壶一口水就把四片药咽吞下去。

    他没有再开口让顾晨帮助,等到痛意消散许多,动作迅速干练拿出止血胶带与绷带将伤口重新包扎好,等到一切弄好后,才听到坐在身边警备的女狙击手淡淡道:“你们的营救队暂时无法过来,等到天黑再说。”

    ……

    俄狙击手直接拧了下眉,他的嘴唇小幅度的嚅动了下,似是要说些什么,又顾忌什么而把一些话咽了下去。点点头,声音干涩回答:“晚上行动,至少会安全一点。”

    至少会安全一点……无疑已经提醒了顾晨武装分子的武力值到底有多高了。

    他是想提醒一下顾晨,这里已经被自己暴露不适合再做狙击位置,可看到对方脸上……,哦,错了,是眼里及身体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那就不提醒了。

    对方有自己的作战方式,他无权干预。

    太阳渐渐升起,驱散了城市上空的薄震,战后还未重建的车臣产格罗兹尼在阳光下满目疮痍,所有的水泥建筑几乎全部被毁,有的建筑中间直接是一个巨大空洞,那是炮弹炸穿过后留下的痕迹。

    整个城市除了灰、黑两色,没有一点其余的颜色,那象征生机勃勃的绿色似乎在这里抹得一干二净,仿佛从未出现过。

    没有生机,处处透着死般的灰暗,这就是战后的车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