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第910章 意外(二)

    “走啊,你走啊!!走了正好把位置腾出来!”一道尖锐的声音闯进来,分明已经老态,可那分贝直飙高音,“像你这种连婆婆都不知道孝敬的人赶紧给我走!省得碍我眼!”

    对于母的印像以至于顾晨是好多年都不能忘记,那绝对是比顾婆子还要高好几个层次,说话、掐架、骂人、撒泼、无赖……每一样都是花样百出,令人防不胜防。

    于太太生气归生气,嘴还是要顶回去的,闻言,直接一声冷哼,道:“我嫁给于大胖子时,于大胖子亲口说了,他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你算是哪门子的婆婆,也敢在我面前摆款!让你进我家门,是看在你年老的份上!”

    “这到底早怎么回事!”于建刚微眯了下眼,紧直接一声厉喝,拉住于太太的手,对穿得跟从金堆里爬出来似的于母道:“我家里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做主了!桂丹是我老婆,谁敢让她走!”

    让顾晨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那头发斑白,脖子带着四条金项链,左右手腕各带两对金镯子,十指只有大小指没有带金,连耳朵都带着金的于母突地坐在地上,双手拍着大腿直接嗷起来。

    “哎哟,我的个老天爷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你要是看不惯我一道雷劈了我这老不死的碍事老货吧。十月怀胎辛苦生下的儿子,不要老子娘了喂。他就不怕遭报应,断子绝孙死后下油锅,阎王老子亲算账吗。”

    她说的是乡间哩语,顾晨颇费了些力才听清楚她到底说了些什么,脸色已经是渐渐阴沉了下来。

    断子绝孙……呵,老而不死是为贼……呵,果然是成贼了。

    于太太气到脸色煞白煞白,全身虚脱一下子萎靠在顾晨身上,按着心口直哆嗦道:“于建刚,你听到没有!你他妈听到没有!她在咒我们,在咒长烨,长宁!”

    坐在地上的于母偷瞄了眼,一见媳妇气到快要背过气,心里顿时大乐,更放肆的哭天喊地起来。

    其语恶毒的只差没有指明道姓让于建刚一家横死街头了。

    额角气到青筋直暴的于建刚大抵是忍无可忍,朝顾晨使了个眼色后,胖墩墩的身子直接蹲下去与于母面对面。

    阴沉沉的声音跟阎罗殿里飘出那边森寒冽冽,道:“吃我的,用我的,穿我的,还骂我断子绝孙是吧。真是我的好老娘呢,既然你这么疼我,我是不是也该疼疼你呢!”

    于母被他的阴寒口气唬到噤了声,转想到自己可是老子娘,心里头的害怕扫到角落里,更加嚎起来,嚎了不算还叫呆在客厅里的大儿子,小儿子两家人出来。

    “姑母,姑母,您别死啊,您可不能被武桂丹给气死啊!”一道粉嫩嫩的影子卷着浓到刺耳的香风冲过来,一把扑在于母身上,哭爹喊娘起来:“建哥见敬您了,您好好说,他一定都听您安排,武桂丹天天气您,建哥早就烦了她,您快别伤心了……,别真把自己给气过去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