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第888章 彼此计算(四)

    头狼一听顾晨已经在自己楼下了,挂断电话后立马大吼:“妈的,还愣着干**啊!快把碟机给关掉,操!放个屁的大波妹,老子看言情剧!”

    又指着另一个地狼咆哮:“你TM上厕所不拉拉链?是不是让老子把你的玩意砍下来,你才长记性!!”

    在顾晨大驾光临前,尊皇的六楼如临大乱,收碟机的,把一堆港产******片全部塞到沙发底下,贴在墙上的艳俗画都扯下来一股脑儿往柜子里藏。

    以黑色为主调的房间里烟气熏人,又连忙把窗户大开,空调也调成吹风模式争取顾晨到来前看到不是个乌烟瘴气地地儿。

    “老大,我们是不是……穿条长裤,再穿件短袖?”

    有地狼默默地提醒了句,扯了扯自己的大花短裤,拉拉工字背心:“等下顾姐进来,看到我们这样会不会吓倒?”

    尊皇是个五光十色的娱乐场所,也是一个声色犬马的地儿,形形色色的人都会有。

    尤其不缺酒后闹事的人,这种情冲下,酒保也没有能力出面阻止,只有镇守的地狼们下来才能解决问题。

    混久了的地狼们哪怕转了型,身上那股子阴沉沉的狠劲是改不了,都刻在了骨子里头,一根蓝嘴烟叼在嘴里,趿着人字鞋,双手插在大花短裤的裤兜里,一步三晃走出来,一看行头就知道不是好惹。

    现在这行头是不妥了!

    头狼大“操”了一声,“麻痹不早说!快换,快换!!都去整个人模狗样出来!”

    已经站在门口的顾晨闻了,脚下微微一绊,淡淡地开口,“是人模人样。”

    “顾姐!”衣服来不及换,那就从精神面貌上面努务挽回形容了。谁叫他们现在都是做正经生意的人了呢,早洗心革面立志要当良民!

    公子的指训,谁敢不服。

    整整齐齐一声“顾姐”直接震到顾晨“虎躯”一震,够有气势的,个个都中气十足呢。

    顾晨坐在黑色真皮沙发里,拿起烟盒抽出一根蓝嘴烟,没有等地狼们伺候打火,自己拿了打火机点了烟,修长的双修搭在黑金色的玻璃茶几上,嘴微微一翕一启,淡淡地青蓝烟圈袅袅而去。

    顾晨是那种随遇而安,又在任何地方随心所遇的人,进了这种地方,几步间到坐到沙发里便把周身冷冽气质换了个调,把头狼跟四个地狼们唬得一愣一愣的。

    哦擦!!这是黑老大进城,气派得很呢!

    头狼暗暗地擦了个汗,忘记给上面去个电话了。

    “别坐着,都坐吧。”顾晨抽烟的姿势一看就知道是个老烟手,微暗的射灯灯线下,没有洗去的淡妆横生出冷艳的妖冶,细长的眼半阖着,流动着高深莫测的暗光,“我需要与你们上面的人见个面,说个事。”

    “我需要问问上面,才行我没有办法做主。”头狼不敢与顾晨坐在同一张沙发上,而是坐在地狼们平时给他汇报事情的小皮凳上面,从顾晨进来他浑身就是绷紧着。

    并非害怕,而是源自于碰到强者,习惯性的反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