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5.第825章 将计(三)

    “接着说。”段昭安没觉得自己有多吓人,嘬了下嘴角,把两瓣菲薄的薄唇嗫得阖实到只剩一道细缝。

    “喝十毫升就会起作用,要是在唇上面沾了点,嘴唇就有点僵麻。十毫升上,四五个小时内才会醒。也会因人而异,意志强点的三个小时左右就会醒来。也不是立马清楚,而是意识清醒,身体不能使唤。等完全清醒过来,手脚会有点僵硬,脑袋晕沉,需要两到三天才会康复。”

    化验师的话让段昭安的眉心拧紧,又缓缓缓熨开。

    她说最晚十二点回来,是在告诉他没有喝下矿泉水。

    说了声“辛苦了”,段昭安自径离开。

    化验室里的院长与化验师是齐齐松了口气,化验师则是直接是慌坐在办公椅上,怯后余生道:“院长,这人是什么来头,怪吓人。”

    “管好你的嘴巴,刚才的事烂在肚子里。”院长想的对方没有开口提要报警,心里就知道事情可能有些大了,提醒了句也连忙离开。

    回到办公室,院长给董事长的千金回了电话,也就是段昭安嫂子,“什么!(辶

    米)药!”

    堂嫂的老公在段家排行老六,段昭安得唤她一声六嫂,闻言,握紧话筒厉声追问:“他还有说别的没有?把你们说了什么全告诉我!”

    “没什么都没有多话,只问了服药后有没有后遗症,化验师说完,他的脸子相当冷。”院长一五一十说完,没有一句隐瞒。

    六堂嫂挂了电话后,越想越不对劲,倒不是担心段昭安会作奸犯罪,而是担心他会遇到困难。

    这段家的男人个个都是闷性子,出了事都不喜欢先跟家里人求助,而是闷着声去解决!

    昭安可是段家一辈里最小的孙子,他的事情个个都放在心上。想了又想,六堂嫂是给段瑞夙打了个电话。

    她在津市鞭长莫及,只有这位小叔能赶过去看看了。

    段昭安也没有想过要隐瞒,从他知道顾晨没有喝水,心里头的重石就落下来。

    此时,他正在酒店保安室里一手劈晕一个保安,堂而皇之的调起了录像。他没有抱希望,既然对方能弄到房卡,也就能把监控删掉。

    他要的不是18楼与电梯里的录像,而是地下室有哪些车辆离开。

    这些人一共有五人,不可能一人做案,而录像里没有这五人其中一个离开的身影,那么就是五人一起了。

    五人加上顾晨,一辆普通轿车是肯定坐不下。

    而明少来宣州不久,干了坏事不可能让另外四人单独开车,站在犯罪心理角度来想,放在眼前同进同出比单独离开要安全得多。

    那么,如此推测的话,六人加司机一起离开需要一辆商务车级别的车子。

    由此,还能得出,犯罪份子在绑架人犯时,开车速度绝对是快,车玻不可能选择透亮以免被人发现。

    车玻真要透色,心里发虚下会拿什么挡住一掩耳盗铃。

    再有,七人同车,车轮受力下沉会深……,脑袋转到跟计算机CUP似的段昭安把时间段里的车辆一一排除,不到一刻钟就把视线锁定在两辆商务车上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