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第823章 将计(一)

    段昭安的脸色极为阴影,一拳头打在实木茶几上,是把跟上来的司机都吓了一大跳。

    他还不太清楚到底发生的什么事情,有些忐忑开口:“二少,出什么事了?”他没有敢说要不要段瑞夙过来一趟,自爷爷辈起就在段家开车,多多少少是摸得透段家男人的心性。

    有难题,都不是个个往外求救的主呢。

    “没事,你回去跟小叔说一些,宴会我会晚点过去,还有……”很快恢复从段昭安唇嘴微微嘬了下,嘴角边露出来的薄锐是让司机连忙把头低了下去,听到他淡淡地吩咐,“还有请小婶帮我准备一套女式礼服。”

    司机得了信也不敢多逗留,开车时还是琢磨了下到底要不要告诉上头。

    转眼到二少那扫眼过来的凛冽,脖子是反射性的缩了下,得儿了,他还是甭说,说了倒显得自己嘴杂。

    段昭安大抵是想到顾晨要什么么了,电话他只提了句,冷凌凌的口气一转眼就闪了个弯,摆明了是有成算。

    到底是什么成算?好歹跟他透个气,他也知道如何配合。

    房间里没有留下半点信息,段昭安把目光落到饮了三分之一不到的矿水瓶上,为了把市场大开,酒店里的矿水泉都换成了本市的牌子。

    走过去拿起水瓶,暗沉沉的眸里有寒光疏疏浅浅的闪掠过,猛地回头,视线落在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上。

    这是顾晨手机,上面,还有他打来的四通未接回电。

    峻颜沉冷跟结了冰的黑汁似的,一不留神撞到他的寒眸,直叫头发发紧,双腿发憷。

    拿起手机,床头柜边缘一层快晕干的水痕引起他的注意力,修长的脚抬起来,狠狠地朝着床架子一踹,“轰砰”一声,一米八的豪华大床连着乳胶床垫直接是被他踹开。

    冷沉之下的力气,大到吓人。

    靠在床头柜下面的地毯晕了一团黑,蹲下去,修长到跟玉雕似的手指轻地往团上面按了按。

    是水……

    段昭安攥紧了手,不慌不忙的起了身,抿紧如刀峰的嘴唇突地扬了下,一抹至寒至锐的薄笑是在暗沉沉的眼底里晕开来。

    她说她找到如何救刘桂秀的办法,确实,如果事儿成了,沈崇山这才油条为了沈家的颜面,还要远在港城崛起的大儿子颜面,这场官司他是不撤也得撤了。

    这水,顾晨没有喝有意倒在这里,又把手机故意留下放在床头柜边,为的就是引他来查看。

    小猫儿果然是善步步为营,电话里什么都没有说,只留下这么点细索,是在相信他的能力对吧。

    既然没有喝这水而是倒到看不见的缝角里,段昭安拿起水瓶,关上房间从房间里大步离开。

    一名在收拾房间出来的服务员暗暗地瞄了几眼,动作不敢太大,而是飞快瞄几眼低头说了声“你好”,贴墙站着等人走了后,他才哆哆嗦嗦拿出个与破旧手机,“喂,明少,那男的回来了,好像没有什么发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