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第774章 威胁(一)

    呵,他们两人的关系什么时候浅过?这回是真让他捡了便宜了,能跟她在船上呆这么久。脸上表情淡淡,唯有遮掩在墨镜下面的俊目里有阴霾掠过。

    他能直接陪在她身边,而自己……,除了默默看着,适当地替她解决一些尾巴,便没有能靠近的机会。

    难不成,他也得去参个军?

    “没有受伤就行,好了,你下去准备一下,我们也该回国了。”king取下墨镜,随手丢到沙滩椅的休闲桌上面,他看上去似乎并不在意,站起来拉了拉筋骨,淡薄道:“有没有兴趣陪我游几场?”

    到底还是生气了……,西装男子低下头,恭敬道:“公子不要笑我技术不好就行。”

    夜晚降临,与印方存在两个半小时的中方已是华灯闪烁,在宣州最繁华的电影街已经开始了夜晚的生活。

    刘桂秀坐在店子里,低下头由着沈老爷子的犀利视线打量自己,她现在也不怕了,大槐说了这家人不要脸,咱们就只听着就行。

    “你考虑得如何了?支票早了也快一个月了吧,也该去银行对兑了。”沈老爷子是一直没有把穿着粗糙的乡村野妇放在眼里,他原以为这妇人拿到支票最迟也该在一周去银行,等了一周发现没有动静,又安心等了两周,到现在快一个月,自持身份的沈老爷子有些沉不住气再次找上门。

    手里拿着抹布的刘桂秀飞快抬头看了下沈老爷子,对上他阴沉犀利的视线,刘桂秀心里直突,绞着抹布,嚅嚅道:“咱家是大槐当家,我这支票根本……就不敢去兑现。您以后还是找大槐吧,娃是他带大,咱们是半路夫妻,这么大的事,咱也不敢做主。”

    “顾夫人。”沈老爷子见对方在自己的视线下露出怯意,心里不由地冷笑了声,“顾夫人,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不是嫌弃老夫开的价太低了?”

    目光微睨扫了眼整个店铺,心里头已经开始在估算起来。

    据调查,顾大槐在宣州名下有这一间面积一百二十米的占铺,这两年店铺价格升得厉害,……,一百二十米算下也有近四十万了。

    再加上一套四居室的房间……,呵,难怪刘桂秀拿着支票却不动了。

    有一个店铺,一套房间,她与顾大槐各占一半也有三十万。

    刘桂秀心里愈发地害怕起来,大槐给一个熟客送肉串还未回来,她一个人对着这个经常在电视,报纸上出现的老人,现在小腿肚子都发抖起来。

    咬着下唇,鼻尖都冒冷汗的刘桂秀干脆是不说话。她拿支票就是为了拖延时间,想着等闺女回来。

    大槐说了,这事上面全听闺女的意思,而闺女老早就说了,她是不会回沈家。

    沈老爷子的手指头在桌面上叩了一下,一股无形中的逼压是逼得刘桂秀肩膀是狠地一缩,全身绷紧。

    “顾夫人,我是有诚意来解决此事,看顾夫人看上去好像并没有什么诚意。”沈老爷子淡淡地开口,苍老的声音透着行将就木枯萎,沉到让人喘不过气,“既然如此,那我们只有在法庭上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