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6.第766章 你不仁,我不义(二)

    顾晨回头看了眼还在沉睡的伯顿莱姆,轻地扯了下嘴角,露出凉薄的笑,“他们不仁,我们就能直接不义,一个炸弹毁一层楼只引恐慌,呵,我已经很大方了。”

    手指在车窗边轻地叩了下,指间倏地传来阵钻心般的巨痛,没有提防一时是倒抽了口冷气。

    段昭安立马侧手看过来,目光笔直落在她的手指上。

    一小片白色瓷片尖锐地刺在她食指指腹上,整个食指已被血染红,段昭安的目光直接是沉下来,薄唇抿紧,绷紧的声色听不出什么情绪:“手拿过来。”

    “我自己处理,小伤。”顾晨皱了下眉,直接把瓷片用手拨出来,应该抬手甩花瓶的时候不小……

    手被开车的男人在紧紧攥住,然后……,顾晨眼里略有惊讶看着他把自己受伤的手指吮在嘴里。

    柔软的舌尖轻轻从指尖擦过,口腔里的热意好像都汇集在他舌尖上,随着这么一擦,灼热的温度是刺到她手指就是一缩。

    “嘶……”灼热还未散去,本有受伤的指头是被他狠地咬了下,而且还是咬在割破的伤口上,顾晨痛到猛地抽回手,瞪着他:“属狗的?”

    段昭安看同着她,清的黑眼里凝着寒光,经过遂道时,寒凌凌的眸光半明半暗,那是不能语言的黑色沉寂,仿佛指尖一碰,眸里的黑给缠住。

    “你总是喜欢忘记我的话,顾晨,记住我的话有那么难吗?还是说,需要我用强硬的手段,才能让你记住我说的每一句。”他静静地看了她一眼,目光便眺向了前方,他的表情很冷淡,浮浮沉沉的遂道灯光将他的侧颜勾勒出浓郁的阴影,彻底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顾晨心中微微一动,良久,她失笑道:“这是一个小意外,段昭安。你应该知道在战场上,皮肉伤是在所难免。”

    “我只知道你没有保护好自己。”开出了遂道,阳光劈落下来,也似把他脸上的阴霾给劈开,“哪怕是一个小意外,它也是意外。如果你不在意,不留心,再小的意外也会渐渐变成大意外。”

    他猛地侧首,凛冽的黑眸暗到跟墨汁一样,有着让顾晨不能呼吸凝重,“刚才,你完全可以避免自己不受伤,一点小意外都能避免!”

    “你又知道?”顾晨终于有些不悦起来,“他们三个是伪装成护士,医生,等我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你担心担心躺在病床上的在男人去了。”段昭安平静说完,突然间踩下刹车,拉下手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伸手,直接就将顾晨揽在怀里,俊颜还着沉重直接是低下头,狠狠地吻下来。

    她,竟然为了另一个男人而让自己受伤!!这是他最不能接受,……因为那个男人看她的眼神是那么专注,专注到……不亚于自己。

    段昭安再怎么强势,在爱情上面也是平等的,他在心里不断地说服自己顾晨受伤,是情非得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