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4.第764章 不厚道(三)

    出去,果然有人挡住,不是穿着军装的,而是……警方,顾晨顿时是气乐了。

    过河折桥的速度谁敢与其争锋!不是拿他们当诱饵,而是直接当靶子使了。拿个喇叭坐在车里游行喊一圈,她估摸得竖个大拇指说声“有种!”

    玩这种阴招,也不怕有损国容。

    “我是罪犯?还是嫌疑犯?”关上门,无视两个警察,顾晨懒洋洋地说着,步履却是一直朝前走。

    挡住她的警察一见,顿露出为难。

    他们是警察,又不是军方的人,……军方人吩咐要看紧里面的人,不要随意出来,……对方确实不是罪犯,也不是嫌疑人,让他们怎么好拦住呢。

    “女士,为了你的安全,请你还是回去。”一名高壮点的警察伸出手挡住,浓黑的眉皱起,一脸为难道:“我们需要保证你的安全,现在外面很乱,你离开我们视线很有可能会遭受恐怖分子报复,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谢谢。”

    嘴角勾了少许,左右肩膀扭动一下,高壮的警察与他的同伴都没有看清楚她到底是怎么好手,就是“砰”地一声,足足高出她半个脑袋的高壮警察被她摔翻在地。

    目露轻蔑,居高临下地看着摔在地上五脏六腑都要震裂的警察,讥笑道:“凭你也能保护我。”

    子弹从她手里一颗一颗掉落,“哐啷啷”的弹壳声是让摔倒的警察脸色一变,手飞快往腰间摸去。

    他腰上别着的手枪里的弹匣更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手,又怎么将子弹拿走,……再把自己给摔倒。

    整个过程不过是三十秒的事,她怎么办到?

    顾晨并非是无目地性散心,在医院墙壁上看到消防疏散示意图,一眼扫过便将整个楼层的平面图记在心里。

    下了电梯,又在一楼看到整个医院的消防疏散示意图,默记了一条路后,开始看上去漫无目地,实似转一圈还会回到某个出口点观察是否通畅。

    她在找可以立马离开的通道,完全没有兴趣当诱饵,自然是要离开。

    现在,就要看段昭安如何联系到上面的人了,有了接应,很快就可以离开印方重返国土。

    至于伯顿莱姆,大抵需要到边境后才会分手。

    一个小时后,顾晨回到病房,暗中跟踪的印方军人悄悄给上面打了电话,将事情报告上去。

    段昭安还未回来,身体里输了三分之一含安眠成份药水的伯顿莱姆枕着松软软的羽绒枕,铂金色的头发像是阳光,让安睡中的俊容添了明朗。

    这确认是一个相当俊美,有魅力的男人。

    顾晨默默地看了几分钟,干脆是坐在沙发上等着段昭安归来。病房里很安静,午后的阳光静谧而温暖,让人不由晕沉沉的想睡觉。

    房门敲响,一名护士推着摆了些瓶瓶罐罐的医疗车进来,身后还有两位身材高大的医生。顾晨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感受逼压过来的危险。

    那是前所未有,像是针扎进皮肤般的尖锐危险感,顾晨的大脑才给身体下了指令,她的右手早已经将小圆几上面摆着的花瓶抡飞了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