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第716章 他乡遇故知(十)

    比伯顿。柏特莱姆……!

    心中惊讶不比比伯顿。柏特莱姆少的顾晨仰头,目光冷淡地从他脸上滑过,自然地低下头,一步一步拾梯而上。

    多少年没有见了?最少也有一年半了吧。

    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她,遇上他到现在还无法忘记的中方姑娘,那双细长的眼还是跟记忆中的一样,是中方古代代表最尊的黑,多看一眼,仿佛能把他的灵魂给吸进去。

    可惜,这并不是一个适合重逢的地方,也不允许他对她有太多的惊喜,是很好地控制表情,将惊喜飞快扭转成惊艳。

    并不是做假,是再次重逢,看到比一年多前更加美丽的容颜,无需假装,惊艳由心而起。

    他自上往下而走,她自上往上而走,交错而过时,两个皆是眉目不惊,各自微微侧身,带着对陌生人的冷漠错身而过。

    上了楼,顾晨听到柏特莱姆声色和悦对吉姆笑道:“很漂亮的中方女子,你从哪里找来?”

    “不是我找来,是一个救过我命的雇佣军抢回来的女人。”

    顾晨脚步一顿,这误会……是够大了。

    房间集中在三楼,段昭安选的房间是最尽头,推开窗可以正好看到豪宅进出口动静。

    房间装潢很华美,尼泊尔风格的地毯色艳华美,藏青天鹅绒面镀银欧式雕花沙发放在房间最中间,铂青的复古茶几上摆着一个花瓶,很快,出去的仆人带着几株气幽香清的兰花插放在花瓶里,朝段昭安弯腰一拜,才慢慢退出去关上房门。

    俩人没有立马有所动静,段昭安背坐着一个屋角,给银杯里注了花茶推到顾晨的身边,嘴里说着的话是与写在桌面上的话是截然不同。

    坐在监控视里的吉姆支着双腿,看着摄像头里的两个,嘴角噙着高深莫测的笑,吃着仆人跪俸在复古雕花银盘里的水晶葡萄,对同坐在身边的柏特莱姆笑道:“中国有句古话叫英雄难过美人关,an带回来一个女人我很意外,但也放心了不小。”

    “一个敢把弱点暴露在你面前的属下,我想,他应该是忠心。”柏特莱姆淡淡地笑着,目光从顾晨脸上掠过,是盯着中方男子的后背,湛蓝的眼里有着复杂的情绪。

    这个中方男人……好像发现他与顾晨是认识。

    在错身的瞬间,他投过来的眼神是犀利、冷厉,视线是笔直地看着自己的眼,仿佛已是看透自己的所有。

    这种感觉相当糟糕!

    桌上的水字很快干透,顾晨抿抿嘴角,算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那他就是美方派来的军人,看样子是要到收网的时候了。”段昭安写得很快,在外人眼里,好像是他在不耐烦地与顾晨在交流。

    顾晨侧了侧身子,露出愤怒的表情,正好让吉姆看得一清二楚,他哈哈大笑对柏特莱姆道:“看不情愿,是在骂an是狗。”

    一朵带刺的玫瑰花儿,就要看an有没有本事拿下。

    “你休想!“监视屏里,顾晨勃然大怒,更是操起桌上的银杯朝段昭安身上掷过去,这一幕惹得吉姆哈哈大笑。

    ==

    呜呜,嗷不住了…………,我遁了,好困好困,大龄女人伤不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