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第711章 他乡遇故知(五)

    军帽压得很低的段昭安嘴唇小浮度地嚅了几下,顾晨会意,没有再去多关注外面,是等着强行民女的戏码落幕。

    土坯房里又冲出两个年轻男子,还有一名中年妇女,最后是一个脚步已经蹒跚,长期劳作已看不出实际年龄的老人。

    前后,不过十分,女子以两百美元的廉价“聘礼”,是聘给了让人生恶的男子。

    而女子的家人不但没有哭泣,反而是非常高兴把女儿送出去,尤其是中年妇女,眼睛盯着女子耳朵上的金耳环,试图把女子身上最值钱的东西占为已有。

    完全是一场闹剧,最后竟然成了“正剧”般的落幕。

    坐在顾晨身边的女子瑟瑟地抱着双肩,小小地缩紧在一边,低低咽咽的抽泣着。

    “哈哈哈,怎么样?我娶回来的女人是不是比你抢回来的女人要温驯得多。看看多老实,一张脸长得多漂亮,二百美元的聘礼不算亏。”

    “你们中方结婚多头痛,一个男人只能是一个老婆,太让男人吃亏了!我们多好,这个女的讨厌,立马可以娶下一个,还可以赢回一大把金钱回来,玩了女人,又得了钱,这才应该是男人应该过的美好日子。

    地位低下的印方女人除非是个奇女子,否则,永远都是被男人狠狠地踩在脚底下,卑微到是比泥泞都不如。

    顾晨并不知道印方女子地位到底有多底下,只知道听着男子嚣张的笑声,她真的很想很想塞双臭袜子到他嘴里去!

    后来顾晨知道印方男人艳福不浅,不但可以随时休掉自己的妻子,一个人能娶三四个老婆时,顾晨在心里还淡定地想:有钱,一切皆有可能,在未来同样如样。

    然后,等她知道印方男人在娶老婆的时候,不仅能够得到一大笔财产,同时也得到了一个有干活不要钱,还随时打骂奴隶,淡定的顾晨在心里冷漠地吐了声槽。

    直到一个晚上发生一件事,顾晨只想说:珍惜生命,远离印方!

    段昭安仿若已经睡去,把男子的炫耀直接无视,不理不睬,由着对方在车子里口若悬河,吐沫子四溅。

    他不理会,顾晨是更不会去搭理,她怕自己去搭理是直接把他的小命给搭进去!

    谁也没有留意到以二百美元为聘礼抢回来的女子在抽泣中,目光冷冷注视着前排的男子,明亮有神的大眼睛里尽是深深仇恨。

    那不是针对个人的仇恨,而是……对整个眼睛王蛇组织的仇恨。

    在一个颠簸中,顾晨随意地看了女子一眼,意外发现对方正一瞬不瞬死死盯着前面的印方男子,是不由哂笑起来。

    老婆?呵,只怕是有命娶,没命享呢。

    女子像一只小敏感的刺猬,发现有人在看自己,立马是垂下眼,长而浓黑睫像是蝴蝶的蝶翼轻地颤了颤,没有再直接地盯紧前面。

    车子进入的是一片贫民区,一座座狭小的土坯房密密麻麻地簇拥在一起,垃圾、渣土是随意地堆在公路一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