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第641章 我来了,你还在(三)

    灯光下的她,美人如玉,而他,千山万水后终于抵达。

    昭安,你看,你的离开让他多了许多靠近她的机会,明知道前路危险重重,他也走得义无反顾。

    顾晨看着他走进来,穿着特制大衣的他并不显得臃肿,依旧是身格修长,宛如红尘中行走的贵公子。

    “你来了。”她挽唇浅笑。

    他眉目疏朗,笑道:“嗯,我来了。”

    因为你在,所以,他来了。

    因为你在,再有困难,他还是想试一试。

    因为你在,哪怕试过后依旧不行,他亦无怨无愧。

    并没有太多交流,一句再简单不过的对话后容照离开,他不急,与她两个月的时间相处,他不急呢。

    到了清晨六点左右,落在后面四输给养卡车也平安到达,猪、鸡,水果蔬菜等在给养的到达是少尉沉寂的目光一下子亮起来。

    顾晨过来,看到一夜未睡的少尉在房间里来回渡步,敲门进来后是安慰性地拍了拍他肩膀,淡道:“前哨没有传来消息,说明“眼镜王蛇”成员还没有到达天文卡。再来,天文卡已经知道眼镜王蛇成员在边境活动,战士们会提高警惕。”

    少尉心系天文点,无法在医疗所里等上三天与最少需要休整两天的换防战士一道离开,他询问顾晨,看能不能先带些给养离开。

    顾晨自然没有半点意见就同意了。

    海拔3700米的三十里已经是条件艰苦,这5000米上的哨卡官兵连喝水都成问题,带给养上去是必须的!

    换了卡车,装满给养,少尉没有再回头看一眼昆仑山里的世外桃源,坐在车上一路沉默。

    开车的陈阳在公路一个拐弯上稍停了下,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一个男子在艰难奔跑着,“顾晨,高洐好像有话对你说。”

    顾晨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两名战士一左一右扣住高洐,阻止他再次前进,收回目光,语色波澜不起,道:“他想问我到底是不是一名军人。”

    “这还要问吗?肯定啊!”陈阳乐了,重新启动车子离开。

    在车子发动机的轰轰声里,告别有小树,小草海拨3700的三里营房,朝海拨在5000上的天文点哨卡出发。

    此时,容照还在睡梦中,并不知道顾晨已先离开。

    U型盘山路过了一山又一山,在到达界山达坂时,陈阳告诉顾晨这是世界上海拨最高的军事通道。

    军用吉普车是小心行驶在翻浆路上,洼沆不平的路是让车子如醉汉一样左右晃动,饶是顾晨紧抓住车窗边的拉手,也会一会被猛地颠起,脑袋狠狠地撞上车厢顶,又重重弹回来。

    还没有回过神,再是狠地从右摔到左,几个小时下来,骨头是被折了重装了一般。

    风沙与寒风是在车窗外呼啸而过,倾斜的路面是将整辆车子时不时往山侧边在倾去,就好像只要被轻轻一推,会连人带车翻进不见底的深沟里。

    陈阳很担心顾晨,时不时侧首看看她,又怕她会害怕,一个劲儿安慰:“不要怕,咱营长开车技术好得很呢,出来时咱跟营长可是带着全体战士的盼望,要把你平平安安带回哨卡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