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第626章 高原作战(四)

    天黑前到达部队招待所,回到房间的顾晨发现自己双脚有些浮肿,少尉怕她出事是让她带着氧气罩吸着氧气睡觉。

    大抵是一路舟车劳顿,吸着氧的她一晚无梦,第二天是神清气爽清过来。

    再次出发反应已经没有头一天大,一直到今天,顾晨觉得除了不想动之外,已经没有头晕,眼花,恶心呕吐这些是痛苦的反应了。

    她一舒服,接她战士安心不少。

    到了第三天顾晨碰到一行出门旅游的年轻行人,他们坐着吉普车,唱着英文歌是一路欢呼而过。

    他们看到军用吉普,有一个女生伸出头直接甩了句英文朝运输兵与少尉挥手,便坐着车子疾尘而过,顾晨是躺着并没有看到。

    这些年轻人……怎么就没有高原反应呢?顾晨有些郁闷地转了下身子,很小心眼地不去看他们。

    换成休息的运输兵只有21岁,兵龄已有三年,他小心地看了看闭着眼休息的女兵,心里想:这么水灵灵的姑娘到天卡去……一周就要吹成白菜干了。

    不过倒也佩服这个女兵,那么大的高原反应她熬了一天一夜竟然挺下来,要知道高原反应严重者直接要人命呢。

    男兵的视线再怎么小心,六感敏识的顾晨是闭着眼也捕捉到。

    当他的视线再一次瞅过来,是倏地间睁开眼,嘴角一挑,一抹似笑非笑带着随意问他,“我脸上开花?还是哨卡女兵太少,我成了国宝级?”

    直白,豪爽,带着军人的劲朗是让运输兵咧嘴笑起来。

    来自南方温市的男兵是侧过身,笑嘻嘻回答:“肯定是国宝级了,我们哨卡一年四季唯一看到女兵就是上面组织的文艺兵过来慰问,其它时间,少哩。”

    疆地哨所条件艰苦,组织也是需要考虑到女兵身体素质才行,像天文点、神仙湾这些高海拨哨所可以说是没有女兵能留下来。

    基层苦,边境更苦,这在部队里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顾晨虽然入读的是军事学校,但她是********往技术上面扎,对边境的事几乎是一张白纸。

    问得多,是让前面开车的少尉都是苦笑不得,双手紧握住方向盘的他回头对运输兵道:“陈阳,把我们这边的地图给顾晨看看,给她恶补下最基本知识。”

    这是来当兵的吗?当兵的连疆地有多少个高海拨哨卡都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得表扬一句,最少,她是知道他们面对的是印方边境呢。

    运输兵陈阳是爽快地应下来,从军用包里翻出地图小心地铺开:“来来来,今天让我这个小兵给你上堂课,以后走出去好歹不会丢我们哨卡的脸。”

    “我们是天文点哨卡5390哨,是以驻地海拨5390米而得名,你知道有句是怎么形容我们的哨卡不?”21岁的年轻男兵乐观,向上,健谈中透着几分对女兵的羞涩,纯质的目光像是雪域里的雪莲,清澈到可以倒映出她的面孔。

    顾晨想了想,是摇摇头笑道:“还真不知道,你就直说了吧。我在学校里********扎技术,对边境知之甚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