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第609章 找死(八)

    倒是没有想到,为了她,他竟然连命都不要是群混混们拼。

    然而,他的怒火在黄哥等混混们眼里显得格外可笑。

    说话最横是顶着头黄头发的青年,“老东西,黄哥给你面子才叫你一声哥,你TM算个屁,也配让黄哥称你一声哥。”

    “算什么也轮不到你来说。”顾晨转身,目光淡冷地扫过黄毛头,冷漠道:“趁现在没有找到你头上来,给他认个错,晚了,别到时候哭爹喊娘。”

    语色与平时一般无二,却让那黄毛头无端地膝盖骨里软了下,恼羞成怒的他开口就是脏话,“你个臭……”

    顾晨目光倏地一沉,完全没有给他说完的机会,长长烙铁棍往旁边一挥,一个手里耍着刀的小混混是“啊”惊喊声,伴着寒光而过,完全没有提防的黄毛头突然觉得自己的裤裆好像落了个什么东西。

    低下头一看,再胆大的家伙也险些吓尿。

    一把寒光闪闪的小刀直接是插在松垮垮的裤档上面,“妈呀!”黄毛头惊到就是一声叫,手慌脚乱把折叠小刀拿出来。

    顾晨挑眉,轻地笑了下,“一把刀就怕到胆吓破,你又算个什么?草包?绣花枕?废物?窝囊废?”

    是把这些混混们最不喜欢的形容语一股脑儿丢给黄毛头,是把对方气到脸涨到通红通红。

    在围观的视线下,脑子一热,色厉内荏指着顾晨,吼起来,“妈的!有种出来单挑!

    ”

    那个时候,混混们的口头惮基本就是“有种出来单挑,有本事出来单挑!”说出来,总觉得自己很带种,很有气势。

    顾晨闻言,不由地笑起来,那一笑,是让旁边看着的黄哥顿觉惊为天人。

    是不由地咽了好几口口水,一脸唾涎伸出体毛浓密的肥猪手,是直接抓向顾晨的手腕,“小姑娘模样好,脾气更是辣,哈哈哈,黄哥我就好这口,来,陪哥……”

    好好乐乐去……还未说出来,顾晨手里的铁棍直接挥过来,她连头都未回,铁棍跟长眼睛似的一下子砸在黄哥的猪手上面。

    “嗷……”就听见黄哥发出声几条街都能听见的杀猪般惨叫声,整条手臂是软软垂下,跟章鱼似的半分力气都使不起。

    刚才还十足狂猖的黄哥此时跟丧家狗似的,脸是痛成猪肝色,痛到只有嗷嗷惨叫的份,痛到连让属下报仇的心思都没有。

    拿着些小喽喽开刀是最没意思的事情,不如直接挑大的来。

    二十几个社会年青见此,个个都亮出凶器,是一脸警惕地盯着站在叶影暗处未出来的顾晨。

    一时冲动,冲上来的黄毛头侧是双腿发软站在顾晨面前,连牙关都在发抖。

    “在哪里单挑?”她似是并不曾受影响,带记得单挑一事。

    开玩笑,都找上门来单挑,她难道退让不成?

    黄头毛嘴里直发苦,姑奶奶喂,你还记得单挑!这梁子是结大了!

    “兄弟几个,给给……给我上!”黄头毛是个活脑子,自己不敢真单挑,而是大声道:“一起上,给黄哥报仇,这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