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第605章 找死(四)

    打火机枪?

    顾晨默了默,她还从来没有玩过……打火机枪。

    直接把枪放到桌上,示意顾大槐拿起来玩玩。

    枪,在许多人眼里是不能碰,一碰就会出大事的危险物。

    在顾晨眼里,三岁小孩拿枪,她都认为是正常。

    卷匝门被铁棍砸到哗哗砰砰的响,拿着菜刀的刘桂秀想了下后,又冲进厨房里拿了一根用来烙猪皮的烙铁棍,对准备伸手拿“打火机枪”顾大槐道:“你还是拿这个吧,闺女在这里,咱不能让闺女吃亏。”

    由其是还是这么个漂亮到跟观音座下仙女般的闺女,别让那些混混见了起色心!

    刘桂秀的胆子是大,应该说是,农村妇女的胆子都大,不怕吃苦,吃不累,更不会嫌脏。

    顾大槐一见,是咽了咽口水,一把手操过来,是对顾晨道:“你进去躲好,外面交给大人。还有你,陪着闺女去。”

    再懦弱的男人,也是知道要保护妻女。

    顾记烧烤店外头已经围了许多人,看热闹的,同情的,幸灾乐祸的都有。

    那些混混手里都是拿着一棍子下去能打死人的铁棍,赤着胳膊,叨着烟,一幅不可一世的表情将店门口全给围住。

    为首的是个大胖子,这一带的生意人称声“黄哥”,电影街所有店铺的保护费都是他负责收上去,起价是按店铺大小,不管你生意好坏。

    而顾记烧烤的门面算大,一千一个月是这一带保护费最高的,旁边两家店面一样大才收八百块。

    混混们也是要看人收钱,老实点的,好欺负的自然是收得贵。

    电影街这一带基本都是本市人做生意,顾大槐是个外来户,两夫妻都是老实巴交连普通话都说不好乡下人,自然是成了混混们的冤大头。

    “黄哥,要不直接砸了进去,省得哥几个天天催钱。”一个顶着头黄头发的小混混啐着痰,是直嚷嚷起来。

    他一说,跟过来的十来个混混自然都起哄着,都是些二十出头,喜欢逞强耍风头的年青人,在他们的世界里,让围观的人怕他们,远离他们,这是真本事。

    谁不怕他们,谁就混得失败。

    “是啊,黄哥,你看这家人太不老实了,您好不容易出趟门,亲自过来拿孝敬钱,是给顾记一个脸面呢。”

    “黄哥,你面子大,XX的,偏偏有人不领情。敢不给我们黄哥面子,兄弟几个搞不死他们!”

    胖到全身跟水桶一样的黄哥脸上横脸生出凶戾,偏偏是要捧着肚子要装弥勒佛笑,是皮笑肉不笑的,让人心里头真发毛。

    “我们是文明人,不讲搞不搞死的。都是街坊,没必要闹太过。”黄哥抬手,摸着自己的光头,一双胖到跟鼠豆大小的眼闪烁着并不和善的目光,“估计是我们来太得,顾记带没有出摊呢。去,拿几只冰啤来,这鬼天气够闹热的,给兄弟几个消个暑。”

    这话自然是说给周边做生意的人听。

    不到三分钟上,一个精精瘦瘦的男子是哈腰点头,带着身孜然味用菜篮子拧着十只冰啤过来,他身后还跟着个略胖的螺圈腿妇女,手里一样是拧着十只冰啤过来。

    ==

    停电,六点多才来电,赶紧码六千上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