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第519章 忠犬路上欢奔的段少(七)

    容照是沿着枪声,一路飞快朝后山奔去,当他看到白茫茫的大雪里行来一对壁人,玉色的眼里寒气微微敛去,是轻轻地吐出口气,快一步迎上来,“我出来听到枪声,你们没碰到什么事吧。”

    在别墅里是听不到枪声,只要在外面才能听到。

    段昭安黑眸微沉,淡道:“别墅里有发生什么事情没有?”

    “呈微养的藏獒在喂肉时突然发狂,挣开铁链把呈微咬伤逃出来,你们……”容照顿了顿,皱紧眉头沉声道:“刚才的枪声是不是你们碰上藏獒了?”

    “不是我碰上,是顾晨碰上。”段昭安裹着戾气的声音在寒风里有着浸骨的寒意,黑眸里的杀意是飞快闪过,没有让容照有所查觉。

    容照脸色是骤地阴沉下来,本是如浊世翩翩贵公子的他在倾刻间露出如长剑出鞘的清寒,“竟然……跑到后山堵顾晨的路,有人活得不耐烦想要挑事了。”

    与俩人一样,容照直接是怀疑是有人暗中挑事。

    顾晨淡淡地开口,“连林呈微都被自己养的藏獒咬伤,我遇袭这事,只怕是要算是意外之事了。再要查下去,还得说我是故意挑逗你们几个人的兄弟情谊。”

    这要传到段老爷子或是段家任何一个人的耳朵里,印像绝对是大大打折扣。

    “顾晨说得没错。”容照轻轻地叹了口气,问起沉默中透着凛冽地段昭安,“你还要查下去?万一真要传到段老爷子的耳里,只怕会让顾晨为难。”

    一件看上去最简单不过的事情,经过抽丝剥茧却是让顾晨心里寒气四茂,果然不过是未来,还是现在,人心是最最难测,最最不可不防的东西。

    段昭安低头,怀里的柔软在容照落音是微微僵了几分,虽是极为细微却足让他惊喜万分。……她在意老爷子的想法,绝对是代表……她不喜自己留下坏印像给老爷子。

    而为什么不喜呢?……无于其他,只因为他的存在!

    搂在腰肢的宽厚手掌紧了紧,修长手指力度收起是紧紧地搂住她的腰,放柔的声音如水般地涟漪闸乍起,“你信我吗?”

    这话到没有把顾晨给问倒,……竟是把容照问得心里生了几分紧张。

    他目光看似是风轻云淡地,实则内里有了几分沉意,尔后,是轻笑一声,道:“顾晨,今天你只要说一句话,查或是不查,这坏人由我来当,与你不会有半点关系。”

    “查自然是要查,但不是直接查。”有仇不报非君子,更何况她顾晨从来就是有仇必报的性子,黑眸里暗意森森,行走在雪地里的脚步却是格外地优雅慵懒,“那人喜欢拿狗吓人,我得寻思着找几条毒蛇回来吓吓人了。”

    让她去找只藏獒是不可能的,这玩意太贵,玩不起。几条毒蛇还是可以,花不了几个钱。

    容照默默地抹了下冷汗,顾晨是真不能得罪,一得罪最终死得难看的是自己呢。

    回到别墅里,林呈微的伤口还在缝针中,林若雅见到段昭安进门,从沙发起身哇哇惊哭着飞奔过来,“昭安哥,……哥哥被藏獒咬伤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