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第476章 顾晨,你得负责(五)

    没有人留意到叶荣璇眼里闪过的苦涩,而纪锦把每一样菜式品尝完,劲帅的身子斜靠着流理台,笑嘻嘻道:“姨妈,我先回家去,晚点再过来。”

    “怎么不吃饭了?”

    “不了,老爷子知道我没好好站岗,这会儿正拿鞭子到处找我呢。”洗了手,纪锦头也不回离开的段家。

    走出段家,站在外面的他抬头往二楼看去。

    二楼,只有段家的人才能上去,顾晨竟然就这么上去了……,昭安哥是真来的吗?

    段家的二楼并不是什么神秘地带,却因段昭安的被保姆女儿爬了床后,段老爷子严禁下令除段家人外,哪怕是外男都不能随便进出。

    段昭安虽然没有再常住大院,但整个京里有头有脸的都知道段首长家的二楼是不能随意上去。

    顾晨还当二楼有什么机密,除了段老爷子与段瑞项的二间书房外,便是三间卧室,一间储物室。

    储物室并不是很大,入目放在左右两张上了年岁,泛着古朴光泽的紫檀木博古柜,上面放了各类古物珍品。

    中间放着一张同款的紫檀木案几,案几边放了各放两个蒲团。

    哪怕就这一角,足够让顾晨看到了百年段家内敛的奢侈。

    这些上了年岁的家具价格已经不是可用金钱来衡量,而是代表一个家族底蕴到底有多深。

    段昭安上来自然是不会……拿红酒,他可不想被身边的女孩取笑。

    从右边的博古柜第三柜拿出一个青花瓷酒瓶,朝顾晨扬了扬,“喝白酒?”这些是内供的白酒,且有了一定的时日,酒香味更醇。

    容照可是说过,她喝乡里米酒撂到几桌人。小叔要在的话,两人只怕会拼上。

    坐在蒲团上的顾晨抬眸看了一眼,“嗯”了一声,指着案几上一本线装的古册颇有兴趣道:“棋谱,可以看看吗?”

    “感兴趣?”手里拿着一套酒樽的段昭安走来坐在她旁边的蒲团上,窗户外的暖暖冬阳折了一抹洒在两人身上,暖暖的光晕仿佛是把两个合二为一般,“这是明代一本围棋谱,感兴趣的话有机会带你回段家的老宅,老宅的藏书量是让博物馆的古书馆主都念念不忘。”

    顾晨只能说,段家……真是有钱!

    明代古书就这么随意放在案几上,……也不怕被虫蛀坏吗?

    顾晨没有下过围棋,在她的年代属于泱泱大国的文化已经消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全新的文化,像围棋这类棋子连世珍馆里都没有。

    段昭安的棋术不错,顾晨的悟性非凡,稍稍提点几句两人便摆上棋案,开始第一轮的棋杀。

    当他看到她学自己一般盘膝而坐时,黑而幽深眸里微微地暗了下,有淡淡地,不易发觉地浅笑自眼尾消失。

    指间的黑子是将他本是如玉雕般的手映得肤色更为地白皙,他轻轻地将棋子在棋盘上叩了下,“顾晨,到你了。”

    当楼下传来倪千灵的声音时,顾晨才从黑白相围的棋局中抬首,不知不觉一晃就是半个小时!将白子放到棋匣里,笑道:“回去我得好好学学,下回再跟你一决高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