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第452章 极权世家(一)

    顾晨的性子在为帅时候就得了个深不可测、喜怒无常的评论。

    强势如段昭安亦是不得不暂时低头,而他与段家是绝对没有想到,正是因为顾晨的存在造就段昭安日后的强大,成为京中权贵里最大赢家。

    此时,段昭安丝毫不怀疑她真会直接掐死自己,暗沉的眸子凛冽微动,看着她,淡道:“松手吧,顾晨。”

    “还敢再犯否?”顾晨扬眉,对他的服低并不为所动。仿若敛尽浩瀚星河的眸子闪动着比星子还要清冷的光,“不要试图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因为,你得到的永远没有失去得多。”

    两辈子叠加,她情绪向来不会脱离自己的掌控,顾晨知道自己今晚是失控了。

    为什么突然间如此呢?大抵是秦微澜离开前那似是无意的话:再过几天是兰姻祭日,你们战友一场回了京就去八宝山拜忌吧。

    直觉告诉她,兰姻就是……段昭安的禁忌。

    如果仅是因为秦微澜的话她也许只是有些怔忡,真正让她心中微寒的是段昭安的回答:兰姻只是失踪。

    口气那么的笃定,带着极大了隐忍。

    段昭安眯紧了双眸,他在回想自己刚才在哪个地方有招惹到顾晨,想了一会,无果。

    “如果想让明天的事情进行得顺利,你最好睡客厅。”顾晨没有给他再开口的机会,下来后把落了一角在床上的浴巾一甩,正好遮住他的下半身。

    次日,在医院里等着的倪千灵看到自家侄子脖子上的痕迹,抱着秦微澜的手臂笑得“花枝招展”,“二嫂,你看到没有,昭安肯定是非礼未遂被顾晨给教训!这姑娘,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了。 ”

    *******是所军医院,来往前多有军装笔挺的军人,穿着军校生学员冬服的顾晨站在门口依旧会让人侧目几眼。

    秦微澜看到自家侄子脖子上的痕迹,对顾晨投了一记颇有些深意的眼神,才是端庄笑道:“进去吧,老爷子健身回来正缠着胡主任要求出院。昭安,你去劝劝老爷子。”

    转对顾晨笑道:“好姑娘,昭安有什么不懂事的地方你尽得说教,但这位置可不能太明显啊。”说着,自己倒是忍不住笑起来,“当年,他三叔也想干坏事,结果被我一花瓶砸到脑袋当场流血。”

    “你们太矜持了!”倪千灵笑眯眯地开口,她拍了拍顾晨的肩膀,教授经验:“当年,他小叔不从,我在华尔街直接让人把他绑到我床上,霸王硬上弓后就水到渠成!”

    顾晨默了默,对两位夫人的彪悍历史竖了个大拇指,由衷道:“两位夫人果然是女中豪杰,佩服。”

    “婶婶,你们不怕被两位叔叔知道后,回来算帐吗?”面对长辈不遣余力的打压段家的男子,段昭安抬手按了下额角,冷峻的俊颜露出一丝无奈,对顾晨道:“你已经很强悍,再强下去……老爷子得要心疼我了。”

    在段家的男人外面绝对风光,可在家里……谁都不知道全是听老婆话。

    当然,最主要是段家的媳妇个个贤惠,不管是哪方向都能让段家男人们信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