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第433章 京城段家(三)

    谁也没有注意到段昭安离开,二分钟后带着三名荷枪实弹的警卫员过来,目光倨冷道:“把他们三个请出去。”

    “啊!……你们干什么!放开我!”章寻蕊看到直接拿着枪过来的战士,吓到脸色一白,甩开铁钳般的手,喝道:“放开!我自己走!”

    又对段昭安:“真是个好侄子!对长辈如此无礼!”

    “你也配?”段昭安抬眉,凛冽的黑眸含着暗戾淡地扫了她一眼,对警卫员道:“带他们下去,不许他们踏进病房半步!”

    段讳谨本是心虚, 连忙扯了下她袖子,“给我闭嘴!呆在这里做什么,晦气。”

    把三人一离开,少了刺鼻的香水气味,空气都要新鲜许多。

    病房里的医生终于出来,看到段昭安时取下口罩,露出一张上了年纪的面孔,“昭安回来了?”又对叶荣璇道,“你们都跟我过来一下,有些话需要交待清楚。”

    “老爷子年纪大最忌的就是动怒,这回是气到血压上升引发心脏病,虽有风险但好在没有出现有中风、脑血管破裂等之类的极险情况。”医生是郑重地说着,目光还有意无意扫过一起跟进过来的中年男子。

    老爷子年轻时候遭遇政敌算计,后果就是……多了个差点断送仕途的私生子,也就是眼前的中年男子段讳谨。

    更让人头痛的是,段讳谨上还有个姐姐。也就是开口叫秦微澜嫂子的女人俞从琴,庆幸的是她跟段家没有半点关,她与段讳谨是同母异父。

    几十分钟的谈话可用一句话概括:段老爷子不适合再操劳了,需要静养。

    被请出来不敢跟段家人做对的俞从琴对段讳谨小声道:“老爷子怎么样了?不会真……唔……”

    “姐。”段讳谨连忙捂住自个的姐姐,低声道:“快别说了,警卫员还在呢!那事儿提都别想提,你可别把我给拖累了。拖累了我,姐夫的生意也甭想再做下去。”

    “不说,不说,你别老吓唬姐啊。”俞从琴嘴里答应得好好,回头看了眼长身挺拨的段昭安一眼,那眼珠子是转得更快了。这么好的男子就该配她家的宝贝女儿呢。

    连夜起程,在清早六点多点赶到的段瑞夙夫妻奔到病房时,段老爷子已经转醒了五来分钟左右,虽说已是转危为全,还得在无菌病房时观察一天才行。

    老爷子早把生死看淡,看着段昭安穿着特殊无菌衣站在病毒床前,有些虚弱笑道:“老了,不中用了喽,这遗书只怕是要提前写才行啊。说不定,某个晚上两脚一蹬就完了。”

    都在因老爷子的转醒而高兴着,猛地听他这么说,段昭安当场是寒了脸,“您再这么说,以后我的孩子出生是不会上坟认爷爷。”

    ……

    医生才说完不能气到老爷子,段昭安这一说……是让所有人都捏了把汗。

    病房外,只要叶荣璇知道侄子为什么要这么说,他是在激起老爷子的求生意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