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第419章 自找辱(一)

    与范雨燕挽手说话的沈惜悦听闻声音是骤地抬头,看到站在院门口已是陌生的女孩,脸色是刷地变色。

    养父明明去了所有军校打听她,……得到的回复是:查无此人。

    为什么,……为什么这死野种还穿着军装出来了?不会是故意穿出来装门面的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沈惜悦是挽着唇瓣笑起来,眼底一片算计。

    穿着军装的顾晨双手插在裤袋里,高挑笔直的身姿是把军装的庄严美360度无死角彰显出来,精致姝丽的五官在寒风中,透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冷冽,眉目间的寒意唯觉她贵气凛冽,非寻常人可比。

    有着算计的沈惜悦在接触到顾晨那双凉薄而锐利的眸光,来不及做什么想,下意识地就是低头回避,是生怕自己心中所想会被她看穿。

    沈铄诚已是越过顾大槐走上来,看着眼前熟悉却又陌生的女儿,儒雅脸上一片激动:“晨晨。”

    “沈先生,我与你并不熟悉,别叫得这么亲热。”顾晨下巴微扬,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与生俱来高贵倨傲,“大清早堵门非大家所为,沈先生,麻烦把车子离开,我家有贵客需登门。”

    沈家一共来了六口人,三辆车,堵在顾家门口是让得信过的李大婶与媳妇都不敢过来。

    顾晨出来便看到,自然是要请贯来对她很好的李大婶进屋。

    贵客?沈铄诚回头一看,正好看到三个村妇拉长着脖子往这边看。

    明白过来顾晨是故意一说的他眼里黯淡下来,满嘴的苦涩“上回在港城一别,回来后我就到处找你,所有的军校都找过,可都说没有你入学。晨晨,你……是不是真的不想认我这个爸爸?”

    “是不想。”顾晨淡淡地回答,目光冷漠,口吻淡淡是比怒火更要伤人。有怒火说明心中在意,而淡漠处之,才是真正的无所谓。

    沈铄诚身子一僵,脸上的血色是一点点褪尽。唯一亲生女……不认自己,看他就跟看陌生人一样,没有半点想要亲近的意味。

    做人做到这地步,岂是用失败能说透了?

    这里,就数范雨燕的心情最复杂。

    没想到事隔五年,又回到这个断送她女人一生中最美好时光的破旧地方。

    再看到从出生嫌弃到长大的女儿,那身庄严威仪的军装似乎是在讥讽没有她这当妈的,女儿反而活得更好。

    也确实是如此,只是范雨燕不想承认罢了。

    在顾家,范雨燕是不怕的,见顾晨如此说话,心里头是堵着气喝起来,“没大没小的,我教你这么跟长辈说话吗?还不快道歉!”是摆起严母的谱来。

    “沈夫人,你又是什么身份来教训我?顾大槐前妻的身份吗?”顾晨淡淡地笑起来,冷漠地眸子扫了她一眼,如视尘埃不见多说。

    那冷漠的态度,讥讽的语言是让范雨燕气到几乎是要冲上来狠抽顾晨几巴掌,娇躯微微颤抖,是捂着脸呜呜地低声哭起来,“铄诚,你瞧瞧她是怎欺负我的,我……我被当女儿的这么说,还有什么脸活着。”

    梨花带泪,好不怜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