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第400章 喛味的夜晚(五)

    当着容照的面,还有已经站在他身边止步不进的医生,段昭安低沉沉一笑,很直接地在她唇上一印,……并不怕死地用舌头舔了下她的唇,轻轻地,低哑笑起来,“我有点反应了。”

    “……”顾晨很想伸出拳头往他脸上揍过去,扭头,对站了一分钟不到的容照淡道:“他发病了,麻烦带下去好好冶下!”

    容照低下头,是想笑又不敢笑对段昭安道:“再呆下去,你的反应只怕一时半刻都消不下了。”他是男人,当然明白他说的反应是什么反应。

    “也是,再下去难受的是自己。”段昭安深吸了口气,把勾起的右腿放下,再慢慢地松开搂在她腰上的手,

    抬头看向进来的医生时,眉间哪有刚才的轻挑,唯觉冷色深沉,“好好给我处理好,别让我听她嘴里有半句不舒服!”

    医生被他的目光盯到手指微地颤了下,连连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尽力。

    只在片刻间,段昭安控制好微紊的呼吸,连在体内翻滚的臊热由最初的沸腾到如水的平静。

    顾晨的视线正对上容照复杂而深沉的目光,一时间,心里微微散神。

    “还舍不得……离开我的怀抱?”

    段昭安是戏谑而笑,心神微散的顾晨回过神,才察觉自己的双手还揽在他脖颈上迟迟未离开,松开手没有半点尴尬顺势坐在了床尾上。

    在容照那一眼的深沉是让她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憋闷,仿佛是在同情她什么,又仿佛是在为她叹惜着什么。

    容照把房间里的灯全部打开,低眉垂目的医生仔细看了看顾晨的伤口,道:“女士的伤最轻,有一点感染但没有什么大问题。”消了毒,留了三盒“培氟沙星”消炎药便离开。

    “消炎毒一日三次,一次三片。”拿着电热水壶往水杯注开水的容照并没有立马离开的意思,把水杯与药片递到顾晨手里,坐在床边道:“今晚我会与上面联系,09号,微型相机你可有保管好?”

    从洗手间出来的段昭安把窗帘接下,用唇语说了句“没有摄像头”与容照是从在同一张床上,“不要急着往上面联系,等我们回到云省边境再联系不迟。不过,09号可以先与上面联系,但不能透露我与副队的消息。”

    这句话可大有深意了,顾晨敏锐地捕捉到他话中有话。

    不光她如此,容照亦是有所察觉。

    在两人峻冷地目光下,段昭安薄唇压紧,“安全起见,还是回到云省再说。与我们一道出勤的四名外籍人员下落不明,也许,中间某个环节出了问题。”

    还有未尽之言,但在没有查清楚之前不好说出来。

    容照深吸了口气,抬手按了眉头,玉色的眸子里眸光暗晦不明,声音更是透着暗锐,“还好从一开始我们两人就没有按他们指定执行,否则,此时此刻你我还不知道身在何方。”

    他站起为,打了一个哈欠,“我需要回房养足精神才行,连续两个月没有好好睡个安稳觉了。”发现段昭安没有动静,不由问了句,“你还有什么事情要与09号商量?”

    段昭安点头,“嗯,有点事情,你先回去。”

    ==

    今天更完了啦,努力明天多更新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