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第327章 极品(五)

    屋子里还没有回应,拧着一袋白沙糖一支可乐的柳金娥直接是一脚踹开木门。

    走进来后那双精明刻薄的眼一下子是睃到院子一隅处的一地鸡毛上,抹着红艳艳唇脂的嘴里发出哼哼两声冷笑。

    “晨晨,听声音是你婶子,我……我去……”话是再也说不下去了,女儿那双不知道像似谁的细长眼睛往他身上一扫,他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不敢往下说。

    他这个女儿……是不同的,自个是笨点但不代表笨到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是对你浅笑地说话,落音时冷淡的味道轻扫一过,顿会觉得自己在她面前跟跳梁小丑似的,做什么说什么都是个错。

    顾大槐千不好万不好,但有一点在顾晨眼里是绝对好:听话!

    对她是言听计从,绝不反驳,更不会阳奉阴违。

    “柳金娥是顾双槐的婆娘,与你顾大槐并没半点关系。 ”顾晨理所当然的说着,仿佛敛尽所有星光的眼瞳里是无边无际的暗沉,在那暗沉深处是高高在上的凛冽,轻而冷漠的旁观着一切事物。

    顾帅,无论是上辈子站在彗星高处仰望星空的伟者,还是这辈子锋芒初露的贫家女,凉薄冷漠的性子早与灵魂融为一体,不会因时光荏苒而变。

    不管顾双槐是不是顾大槐的弟弟,在她眼里就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他的老婆更不用说了,一个姓顾,一个姓柳,更是八辈子都打不着的关系。

    顾大槐默默地扒了口饭,老老实实地坐着把鸡肉碗往顾晨面前推了下,嚅嚅道:“多吃点,我买了六只母鸡,两只公鸡,够我们过年吃了呢。”

    顾家吃饭是坐在厨房里,大白天的自然是不会关门, 这时一道黑影长长地拉到了顾大槐新做的餐桌上,“哟,这是在关着门吃鸡啊。大伯啊,你可真不够厚道,弟弟回来也不见你出门交待下,反而自个关在家里吃好的。大伯啊……”

    “出去。”

    一道淡淡不容置疑的声线打断柳金娥的喋喋不休,逆光而站的柳金娥当即是愣了下,过后是叉着腰走进来,“好你个死蹄子!没规没矩的插什么嘴!这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这贱人生的贱种,还当我们顾……”

    有什么东西直接塞入她嘴里,来不及收嘴大牙是“咔嚓”一声,“哎哟……”满口牙骤然酸痛的柳金娥捂着脸一阵啐吐,一截鸡骨头吐出来,上面还添着血丝。

    看着地下那截鸡骨头金娥气到头上冒青烟,手里拧着的小袋白粮与可乐往地下一丢,嗷嗷直叫,“做死啊!!骨头往哪儿丢呢!有好吃的关着门,这这是把我们当成贼在了防吧!”

    “不请自入,不是贼吗?”顾晨轻淡淡地一笑,黑漆的眸子里闪过瑰丽地光,既然回来了她得让顾大槐完全与顾双槐一家断了关系才行。

    闻言,柳金娥是气到跳起脚来,咆哮道:“我是贼?你们三间破茅草屋有什么好让我惦记?我告诉你们,我家现在大城市里有房有车, 日子过得别提有多好了,哼!你们两父女天生就是个贱命,别想从我们这里捞半点好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