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第257章 离开与黑帮交手(五)

    “与其颓废活着,不如选择死亡”这是她战征一生的座右铭;还好成家兄弟没有因为消沉下去,不然,她会真忍住出手。

    于长烨、于长宁见好友还是一脸茫然连忙站起来,一人拉起一个往洗手间里拖过去。

    洗手间里,成家两兄弟是被于家兄弟拿着花洒从头淋到脚。

    半个小时后,顾晨看到无论是神情,还是气势都是肃冷凌厉的成盛从旋转楼梯自上而下。

    “顺眼多了,坐。”顾晨点点头,十七的她在十六岁的成盛面前如一位气势凛冽的长辈,坐在沙发上面色沉冷是让成盛眸光微动,顺从地坐下来。

    “比我想像中要好多了,不过,还差远了。在你们眼里,我虽然看不到屈服,可没有看到什么战斗力。”顾晨清冽冽地声色像是在琴弦上流走的尖刀,能让人全身绷紧不敢有半点放肆。

    成盛苦笑了下,“你是没有看到前段时日的我,一定会认为是街头流浪汉。”

    趁于长烨两兄弟还在楼下跟成励说话,他从裤兜里拿出一封揉皱皱的书信放到茶几上,骨骼分明的修长手指按住一直推到顾晨的眼前,抿着嘴,声色低低道:“顾晨,我已经不敢相信任何人,但爸爸生前对你赞誉极高,……这封信,我想可以给你看看。”

    低下头,似有些艰难道:“一直以为爸爸是个清白商人,哪里知道……”

    能赤手空拳挣下若大个家业的有几个是清白呢?

    顾晨放下上面沾着血红朱砂的信,淡地一笑,道:“既然他们要的是华盛集团,给他们便是,你爸留下来的财产够你们东山再起。”为了钱而丢命?顾晨是不相信。

    如果说成氏夫妻手里有某些能威肋到对方的东西,从而招来杀身之祸,这还差不多。

    只是她的猜测没有证据前不好说。

    成励下来正好听到顾晨道:“我会替你们把它收好,等某一天你们需要用时再拿出来。”他搭在实木扶手上的手紧了下,哥哥把……信交给顾晨保管?

    听到于家兄弟关上房间声音,他连忙扬声道:“长宁,帮我拿下吹风机。”

    顾晨挑眉,“你们连于家也防着,也好,小心驶得万年船,由其你们现在情况并不太好。”

    “没有办法再相信任何人。”成盛眼里的苦笑更深了,棱角分明的俊朗面孔透着冷锐,“前几天父亲,母亲两边亲戚为了争养我们两兄弟,在这间屋子里打到不可开交,最后,双方有人受伤这才罢手。”

    “你说,我还能相信谁啊。”他的双目是赤红,声色虽轻却是一字一字宛如千斤重。

    顾晨勾起了嘴角,对他的悲伤是冷静到漠然,“人死不可怕,可怕是活着如木偶一生,一辈子都被操控。你已经知道反抗,很好了。”

    “来,好久没有跟你们两兄弟打一场,走!这夜黑风高的,正是打架作贼好时候。”拍拍手掌,顾晨的思维来了个突跃,朝还未下楼的成励道:“动作快点,出去找乐子去。”

    ---

    努力的码啊码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