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第184章 算不清的烂帐(二)

    过完年,手头宽裕的顾大槐是坚持送顾晨到县城里;破旧的汽车发出呛人的浓烟,在顾大槐不舍的目光里起启,最后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抹了下湿润的眼角,顾大槐背着自己行李登上开往临市的汽车,过年了,他也开工了,趁自己还有力气得为娃儿攒些钱才行。

    娃大了要嫁人,嫁人没有点嫁妆哪行啊。

    朴实忠厚的顾大槐已经在考虑为顾晨攒嫁妆好嫁人了呢。

    顾晨坐在最前排,在倒视镜里看到顾大槐日渐弯曲的背影一点一点走出自己的视线。嘴角边有笑面缓缓溢了出来,顾大槐现在……很好,真的很好。

    最少,没有让人一看就窝火的懦弱了。

    学校是十七号开学,顾晨初八回来便是去了于家。于家两兄弟放假就回了爷爷奶奶家,初三就叫嚷着要回来。

    于建刚知道自家两儿子想回家是跟顾晨约好初八见面,二话不说辞了长辈开着车初三当晚就回到市里。

    初八顾晨准备一到,一个相当有厚度的红包递到顾晨手里,于建刚笑到跟弥勒佛般,里内至外都散发着亲切感,“顾晨小友,你可算来了,我家两皮孩都要把眼给盼穿了。”

    于太太额头是贴着两狗皮膏药,一脸虚弱走出来,一见顾晨那精神就焕发了,就跟见了祖宗似的特么热情扬溢道:“恩人啊,您可算来了,快来收拾我家两毛孩子,整个家里都被他们弄得乌烟瘴气,我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顾晨前脚进门,于氏夫妻后脚离家出走了。

    进了大厅顾晨算是明白为毛于太太要贴着两狗皮膏药了,华丽的客厅里吊了数个沙包袋,落地窗前更有一张巨大的麻绳网从屋顶拉展开,把好好的客厅弄到跟蜘蛛的家一般。

    这不算什么,绳网上面挂着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弓箭,顾晨直接是看向网的对面,两个射箭靶子是正好挂在墙面正中央,上面各插着几根箭矢。

    这两奇葩把好好屋子搞成一个古代士军训练场了,她是不是得说没整两梅花桩也算是很好了?

    中午是于家兄弟午睡的时候,顾晨也累了便在沙发上随意一躺浅睡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已醒过来的顾晨是等着两兄弟的偷袭。

    “好像很累了,要不,再让她睡会?”沉稳不少的于长烨轻声开口,阴柔俊秀的眉间温敞着连于太太都没有享受过的温柔。

    弟弟于长宁捧着玻璃水杯猛地瀼了口,处在变声期的沙哑声音像是从沙砾上面磨过,相当难听,“回来就行,让她睡会。爸妈又溜了?今晚谁做晚?”

    “你不觉得顾晨……又变漂亮了吗?”于长烨蹑手蹑脚走过来,一个寒假身高又窜高几厘米的他蹲在沙发边就像是一只收敛阴暗的野狼,细长的眼里闪烁着陌生的暗芒。

    他的手微地伸了下,又是暗暗垂下来。

    “也不盖个毯子睡觉,哥,把这个盖到顾晨姐身上。”身后传来于长宁抱怨里都掩不住的关怀声音,于长烨拢回衣袖里的手指轻地抖了下,回过身看到是弟弟盖的毛毯,目光动了下,淡道:“有没有别的气味?”

    于长宁瞬间炸毛了,“有没有搞错!前天才洗的!”

    顾晨幽幽道:“你们两兄弟当我是……死的么?”

    ==

    应该还有一章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