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第176章 临渊青松的段少(一)

    96年炒股正是水深火热时候,顾晨在意识到钱的重要性后在请教两大集团老总后便开始接触起金融来,她不需要太多的钱,只需要能保顾大槐后半生无忧便行。

    如果她某一天远离,最少有一笔钱留给顾大槐养老。

    在以前,冷漠铁血的顾晨是绝不会思考这么人性化的问题,是顾大槐的纯质朴素让她深受感动,既然成了他女儿自然是要为他做一点事情。

    有于建刚,成隶湛给她出谋划策等到寒假来临,那张存了十多万的卡上钱已经翻了两倍。

    第一场来临,顾晨取了钱买了些礼品便坐上回杨柳村的车子。

    从镇上下了车又转了三轮客车到村口下时,天色已经黑到伸手不见五指了。

    远处,灯火微暗照亮着黑夜,引指她一步一步朝顾家的小院子里回去。村子里的狗叫从来是多的,却没有一条狗敢靠近顾晨,她骨子里的杀伐人感觉不到,狗却能感觉到。

    顾家的正堂屋里有灯,顾晨嘴角得是笑起来,应该是顾大槐过年回家了呢。

    推开虚掩的小院门,当顾晨前脚踩在院子里时,本是淡笑的眸子里寒光一冽,从行李里迅速拿出一把小巧手枪,几个掠身便已靠近灯源所投不到了黑暗处。

    有人在正堂里的桌子前面忙碌着,长身玉立,如临渊青松,徐徐引之。

    微暗地灯光照出他的侧颜如山恋那般的清峻无双,半暗半暗的面容还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疏离。此时,他的嘴角微微地抿着,双手却在不停地忙碌着。

    ……段昭安,他怎么在这里?

    双手优雅包着饺子的段昭安若有所觉,他目光如水那般的清幽透过玻璃窗,笔直笔直地落在了外面。

    尔后,他是笑起来,那一笑,如清冷地梨花落了一地,是那么的洁白无暇,又带着初寒才有的寒凉。

    “回来了也不进来?怕我还是怎么地?”他清峻而深邃的面容上沾了少许面粉,弯着嘴角哪怕是浅浅一笑,便将眸底里的寒意吹散,有若春风拂来,沁人心脾。

    顾晨把枪放到衣服里,推开而入,“大老远跑到我家里来……,包个饺子?”

    目光细微地打量着半年不见的段昭安,肩膀更是宽厚的,修长笔直地身子蕴着不知道的力量很好地藏在那一身不惹眼的衬衫西裤里。眉宇间如王般的冷傲已是很好地隐藏起来,举手投足间只见峻岭如古剑的内敛,全然少了初次见面的毕露锋芒。

    “我也是今天上午才到,见你没有回来打算给自己包顿饺子果腹。”他淡淡地笑,那怕是双手沾着面粉的他身上也没有居家男人的温厚,是有如神祗般尊贵,一言一行间的魅力是日见加深。

    顾晨叹起来,这样的男子确实是少见的,他身上散发出的自信、冷静是与他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和王者风范很好地溶合,形成的特殊又无人可复制的成熟魅力。

    把行李放到凳子上,顾晨扬眉道:“正好我也饿了,多包几个。先去洗个澡,但愿出来时能吃到你的饺子。”

    ==

    这五千字是7号的更新,尼玛的,后台抽风我登陆不进去!进了半个小时才进来,结果……刷地到了4月8号了!各种郁闷,8号白天还会有更新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