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第170章 顾晨的手段(二)

    沈铄诚正对顾晨为何对妻子如此冷漠而狐疑着,听到养女全无以前的温婉在质问,当场拉了下脸甩开范雨燕急挽过来的手,走出来沉脸道:“平时的教养都去哪儿了,有这样对姐……对同学说话的?”

    按照两人的生日,顾晨正好比沈惜悦两个月。

    一时心急的沈惜悦没有料到养父是早到了教室里,心里就是沉了下。

    立马将脸上的阴毒敛去,低眉垂目,再抬头时水汪汪的杏眼儿里泪水盈满,轻轻地嚅了声,“爸爸……”

    目光哀伤地看着沈铄诚,眼角余光是在养母脸上一闪而过。

    范雨燕只是微微摇了下头,走到沈铄诚身边温驯地站着,一句话都不曾多言。

    “爸,……妈。”她低头,长发贴顺地挽在耳根子后,正好露出自己至今是红肿的脸。

    本来是消了,不过她刚才在顾所里拿赵娟发泄怒火时听到养父养母过来,朝自己脸上又狠甩了两巴掌这才跑过来。

    也就是这一点时间里倒是让顾晨先赶到了。

    她一哭,范雨燕心口就是一揪。

    这养女她第一眼见便觉得格外亲近,每回见到她哭,就像是捥了自己心里肉一般。

    当目光落在她红肿的娇脸上,范雨燕目光就是一沉,“谁打了你!”

    “妈……”沈惜悦是呜呜呜哭泣着小跑着,一脸柔弱地扑在养母怀里,委屈的泪水就跟雨一样挥洒,“是顾晨,是顾晨……,她打了我,当着所有同学的面打了我。”

    不知道为什么,沈惜悦总觉得养母一定会帮自己,而不是……帮顾晨。

    沈铄诚对养女是好的,但真要当着亲生女一样疼还是有一点距离。

    当初他根本就不满意从大嫂手里牵过都四岁的养女,只不过亡妻身子不行无法生育,又想有个小孩陪着只能是无可奈何接受。

    十多年过去,好歹还是有点感情的。

    闻言,他目光惊讶地看了还未离开的顾晨一眼,敛了声色道:“顾晨进退有礼,端庄大方,怎么无怨无故打你?倒是你,从小娇养,稍有一点不如愿便是哭闹、行了,先跟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顾晨目色便温润几分,道:“叔叔在这里代惜悦向你说声对不起了,她打小娇养惯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望你能见谅。”

    这翻话是让沈惜悦心里都凉了半截,脸上阴狠闪过,抬起头目光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己的养父,怯生生的格外哀伤道:“妈妈,爸爸是不是说我骗了他?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他是不是不要我了啊……。”

    是哭得范雨燕心都碎了,安慰道:“顾晨自小是在乡野里长大,无法无天的性子让整个村的人都头痛,你素来温柔善良,怎么会骗爸爸呢。”

    目光不经意地从顾晨身上扫过,带过一抹阴沉继是对沈铄诚温婉道:“铄诚,你啊,瞧把惜悦吓成什么样了?可怜的孩子,这脸都被顾晨打肿了。”

    “范女士,你为何不问问她为什么会被打呢?”顾晨笑起来,凉薄的笑蔓延到眼底有说不出来的寒锐,拖长声音是了然道:“也对,你是沈惜悦的妈,自然是帮着自己的孩子的。范女士,看你也不想像是没脑子的女人,不如先问问你女儿为什么会被打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