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第125章 沈家的那些事

    安姐是被本校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喊醒的,一脸羞怒的她是阿姨那不可思议的眼神里,窜到水龙头前先了把脸,目光阴沉离开学校。

    混了二十几年的道,到头来反是让个学生给耍了!

    出了学校想打个电话的安姐往包里一摸,才知道大哥大都不知道被谁给顺走,钱包也不见了!气急败坏的她招手拦了辆的士一身狼狈离开。

    遇到安姐的事情顾晨没有对段曲冰提及,因为在她心里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再提。

    两人一道用过午餐便回宿舍午睡,准备下午把试题送去给吕老师批阅。

    ---

    沈家祖宅里,年过花甲头发依旧乌黑的沈老夫人穿着曲雅贵气纯手工苏绣的旗袍坐在主位上,在她右下方是自己最疼爱也是最头痛的小儿沈铄诚。

    放下报纸抬手取下金边眼镜,犀利地目光没有眼镜的遮挡是露出几分盛气凌人的姿态出来。

    不冷不热地视线扫了新过门不到一年的儿媳妇,淡淡地问起小儿来,“怎么这么巧就遇上了呢?不会是有人刻意安排的吧。”

    这刻意除指范雨燕别无他人。

    在沈老夫人面前范雨燕是不敢有一点点的放肆的,没有让自己说话,就算沈老夫人当着下人的面斥责自己,也只有受着的份。

    沈铄诚知道自己母亲是看不惯妻子,可当儿子的哪能为了这些事为妻子出头呢?再来,他知道妻子是位温婉隐让、识大体的性子,沈老夫人多说几句她是不会像佩容那般反驳回去。

    刘佩容是沈铄诚的亡妻。

    遂是笑道:“妈,这还真是可巧遇上了……。”便将海虹商场一事息数说给了沈老夫人听,一字不落也不夸大半点。

    这么有出息的女儿,他是更想尽快接到身边了。

    至于那和尚所说的真言,当真是无稽之谈!女儿八字生来与沈家运程相克?这可能吗?投生在沈家是大富大贵之相,怎么是个疯和尚所言呢。

    沈老夫人睇了自家儿子那自豪的脸,她疼爱小儿是三个儿子中,唯小儿的相貌是最肖似自己的。

    见此,压下心中怒火,道:“果然是个煞命的,正是因为她在才惹来祸端。若大个市里商场多如牛毛,怎地偏偏她在的商场就出事了呢?”

    闻言,范雨燕心里便是一喜,低下头,轻轻道:“老夫人说得在理,铄诚,我们还是听从老夫人的吧。女儿不回沈家也是为了她好啊,你要真放心不下,以后我们拿钱资助她读完大学,老夫人,您看可以不?”

    也就这话让她听着舒坦了,沈老夫人冷地后睨了她一点,点头肃冷道:“她说得不错,此事我不同意,早在她降生时我就说过来,沈家就当没有这个孙女!”

    正说着,大门轻轻打开,一位穿着精致黑色绣银金两色牡丹旗袍的女人气度从容走进来,她看到大厅里坐着老三一家人,娟步徐离有如垂柳拂风优雅地走过来,“妈,三叔。”

    正是沈家大媳女傅婉秋。

    “婉秋,你来得正好。坐吧。”沈老夫人指了下沙发,等大媳妇坐下便道:“你三叔又犯糊涂了,想要把丢在外面十多年的煞命女认回来,你快劝劝这倔驴子,他打小就听你的。”

    傅婉秋眸色是微地暗了下,目光似是不经意地扫过替沈老沈夫人捏肩膀少女,抿着嘴端庄道:“三叔,妈昨晚心口犯痛,你啊,别打扰妈静养知道不。有什么事情等你大哥、二哥回来再说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