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第116章 听不懂的言语,怎么破

    闻言,范雨燕如遭雷击,当场愣住。

    等老者转身,她才回神蹬着跟高鞋急急追上去,“郑老,请留步。”

    “沈夫人请回吧,今日这是我会看在沈老面子上守口如瓶。”精神矍铄的郑老停下来并未回,而是淡淡提醒道:“沈夫人不必多解释,此时夫人应该是先贵女离开,而非与我等多费口舌。”

    郑老出身一门五进士的岱阳郑家,书香名第,清贵世家传承百年那骨子里的清傲只会愈发地沉甸在骨子里。他只用一个背影便很清楚地表露出来,对沈家大小姐他是不喜的。

    范雨燕只能是怨恨地咬了下嘴唇,目光微地冷睇了与郑老小孙玩耍的顾晨,这贱种……果然是个扫把星,有她在就没有她这个母亲的立足之地!

    一脸歉意对郑老道:“今日是我家惜悦唐突了,若非这位……,唉,郑老想来这会儿也未必有心思听我解释,改日我再带小女携礼前去贵宅登门道歉了。”

    不给郑老说话的机会,范雨燕口气都没有顿停,直接对惊怒难堪的沈惜悦道:“惜悦,还愣着做什么,快跟妈妈进去。你与顾晨有什么误会改天再解释了。”

    哪怕事情到了这地步,范雨燕依旧不忘记打顾晨的脸,捧沈惜悦的善。她不敢再让郑老开口说话,若被有心人听了传到祖宅,她在沈家更没有地位可言了。

    “沈夫人果然是伶牙俐齿。”与郑老表述几句的于总笑眯眯开口,他本是脸庞生得圆润,笑起来就跟笑面佛似的,“这位顾晨小友是我、郑老、于总的救命恩人,还望沈夫人的伶牙俐齿少为难我们的救命恩人啊。”

    “……”范雨燕的嘴角边温婉笑意僵了,瞳孔是狠地缩了下,目光尤为冷锐射上顾晨,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没有跟她提一下!!

    贱种竟然……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郑老侧是对顾晨慈祥道:“鹤翁小孙与顾晨小友相见甚欢,青松阁已设薄宴还望小友能赏鹤翁薄面啊。”鹤翁是郑老在书法界里的雅称。

    ……

    顾晨有些晕了,这能不能说……正常点的话?听得太……费劲了!

    “郑老您可不能把我们撇开啊”于总与郑家是有生意来往,说话间便少了些客套,笑呵呵道:“今日小辈与您可算是生死之交了,顾晨小友又是您与我们的救命思人,今日这谢恩宴您可不能跟我争啊,还望郑老赏脸啊。”

    华盛集团的成总是属于不苟言笑的严肃型,身为集团总裁身上散发的决策者威慑会让人觉得是一个不好亲近的人,但他对顾晨是微笑有加,因身高问题在几个朋友惊讶目光里微微弯腰在,道:“凡安是华盛集团下的餐饮,只要它不倒闭你可以随时不过,无意担心费用问题。”

    这是直接打范雨燕的脸了。

    成总说着未等顾晨开口便招来一位服务员,吩咐下去,“去告诉肖总,这位贵客在凡安一切费用算在我帐上,无需经财务部,直接上报总裁办。”

    “好你个成隶湛,我不过跟郑老说了几句话,好事就被你给抢先了。”与郑老携手而来于总是爽朗大笑,他抬手想要去拍下顾晨的肩膀,觉得又太过唐突连忙变成去握手的动作,“想必顾晨小友还不知道我是谁,鄙人于建军,与这位中年老人是同学。”

    是调侃起成总成隶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