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再次对峙两贱人

    顾晨上辈子不懂****,这辈子也甭指望能参透男女情的纠结,看着泪盈于腮的沈惜悦,再次对这姑娘发达泪腺而佩服。

    郑衡还没有反应过来,以为是顾晨在敷衍自己。

    眉头是紧紧皱起来,一副痛心的模样哑着声音艰难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你不会用这么恶劣的态度对我,更不会不听我的劝告……,顾晨,回到以前的你不好吗?还是做惜悦最好的朋友,不好吗?”

    这什么要变成这样子的呢?变成让他完全不认识,变成就是天上的太阳散发着炽热的光,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

    “我是真不认识你们两个,别动不动把好朋友挂在嘴边,成吗?”顾晨的嘴角是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对这种不潇洒又犯贱的男人是鄙视到脚底了。

    甩开他的手,眼底里的凉薄慢慢弥漫在了眼角边,噙在嘴角寒意微现,不耐烦地道,“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别再拿自己当回事好不?”

    冷漠地视线落在他身后装了好久可怜人的沈惜悦脸上,慵懒而凉薄的姝丽面容看不到多少表情,却是让沈惜悦紧紧地攥紧自己的拳头。

    尖锐地指尖刺痛着娇嫩的掌心肉,唯有这么一点刺痛在支撑着她不要败阵,在如蚂蚁一样的顾晨面前,高贵如她怎么能败下阵。

    “顾晨,明明说过祝福我与郑衡的,现在你要反悔吗?”她轻轻地打断了郑衡欲要说出来的话,是捂住自己的胸口如秒水般的双眸凄婉地凝视着顾晨,每走一步,她的身子都是轻轻地颤了颤,仿佛走的是一条长荆棘的道路。

    饶是顾晨再淡定是被她这作派整得虎躯一震,卧个槽!!这真是绝了!电视里播的那什么影后在她面前都TM利索地滚后去!

    “我们是好朋友啊,你怎么能这么……伤我的心啊。”腮盈泪水,眼里更是悲伤之极,捂住胸口手时不时抖两下,顾晨真担心她会不会是得羊癫疯了。

    “你要喜欢郑衡直接跟我说啊,我一定会……一定会……”说到伤心处,白莲花,小可怜一直隐忍的悲伤破堤而出,那悲切切的眼神让聚集在周围的同学都心中怜悯。

    顾晨不动,就是这么逸着微笑着她一场戏一场戏的演下去,演戏得需要双方配合才行,单方面的演倒要看看她能演到什么时候。

    闻丝不动的镇定模样是让沈惜悦心里越来越没有底,她轻轻地低垂眼帘,暗晦不明的眼里尽是涛天戾气。

    该死的贱种!暑假一时疏忽就让她重新出现在自己眼前,真是失策!

    哼!也好!今天就让她知道什么叫声败名裂,让她自己乖乖滚出学校!

    “怎么不回答我啊,你说啊,你只要说你还是喜欢郑衡,我现在就退出……,我成全我最好的朋友,还有我最……”她就站在三步之远的地方,无声无息地说完“我最爱的男孩”后,是梨花带泪的在尤自伤心着,不忍指责好友的大度是让聚集的同学愈发地可怜起她。

    弱者通常会博得更多的同情,而顾晨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弱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