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对手太弱,忒不过瘾

    中年男子安排好后,他收敛好威严,视线落在顾晨身上时眸底有一丝深意闪过,笑容亲切走过来道:“看小傅这表情就知道小丫头没有受伤,不错!面对歹徒还能镇定周旋争取求救时间,做得很好啊小丫头!”

    一个小丫头能放倒七八凶徒,这种事说出去只怕没几个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中年男子眸中的意味更深了,如果真如上面所说这个小姑娘与黑势力没有关系,等他回去再好好调查调查确认身世清白,倒不失为一棵部队重点培养好苗子呢。

    顾晨见此,心里冷漠笑着低下头……,嘴里当她是小孩哄,那眼神可是大有深意呢,丫的!在打什么主意?

    傅修澈则是对中年男子道:“赵叔,你不是要问她些事情吗?”

    顾晨抬了抬眸子又飞快低下,眼里一闪而过的寒芒并没有让人觉察,在对方询问里,抿抿嘴角开口:“婶子要买我,我想躲,结果她就带人来抓我走。奶奶骂我是野种,天天往死里打。”

    声色又低又颤抖着,完全就是一幅吃了亏受了委屈又好害怕的小模样。

    傅修澈闻,打抱不平对男子气愤道:“赵叔,你瞧,她手上的抽打伤还没有好呢。”

    柳金娥毕竟是在城里干过活的,人民警察对她这种小老百姓来说就跟神一样不可冒犯,更别说是军方了,听到顾晨这么说她整个人都慌了。

    惊慌失惜地求饶声,“警察同志,我错了,我真错了,你别抓我,别抓我啊。”

    被教育一顿知道厉害的顾婆子惊骇地瞪着浑浊老眼,呆滞的坐在地上。

    不坐牢,她不坐牢!坐牢就什么都完了。

    目光扫过媳女柳金娥,咬咬牙便是将事情推到柳金娥身上。

    柳金娥是凶狠地盯着满嘴乱说的顾婆子,面相狰狞挣开便衣警察的手跑到顾晨面前惊慌道:“侄女啊,婶子知道错了,你快跟警察同志说是你自己愿意跟老霸头走的行不?婶子求你了,你快跟他们说啊!”

    她抓着顾晨的手拼命晃着,只想摆脱牢狱之灾,却不知道欠了一声道歉。

    当然,顾晨是不需要她的道歉。

    抽出手臂,倾身到她耳边一字一字缓而冷漠道:“柳金娥,你当顾晨是傻子吗?这几年在你手上吃的苦够多了,我总得替她讨回点利息。没有杀掉你……已经是看在顾大槐面子上了。想求我?给我磕千个响头也许我会考虑。”

    她的眼神是冷冽中透着残酷,是在为逝去的顾晨而报仇,柳金娥却没有听懂她话外之音。

    平静的眸光让她感到了绝望。啊”地疯叫了声,整个人疯癫地朝顾晨扑过去,“该死的贱种!想让老娘做牢,老娘打死你,打死你!”

    虐待顾晨是柳金娥成习惯的事情,怒火攻心之下她竟忘记身边还有警察站着。

    不出他们出手,顾晨身子灵敏躲过,姝丽的小脸尽是肃杀之色,飞快抬脚把疯狂的柳金娥踹倒,对警察道:“麻烦你们了。”

    柳金娥不胖,但也有一百三四十斤,一踹是踹出几米远……哪怕是个大男人也难做得到。

    傅修澈抹把脸,一脸疑惑:难道是绝望中小宇宙爆发给逼出来的大力气?

    几个警察抹了把汗,这农村小姑娘力气真大……,干活干出来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