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是你脖子硬还是柴刀硬?

    大清早,躺在床上装病两天的顾婆子见大儿没有来伺候,再也忍不住骨碌碌从床上爬起冲进小偏屋里。

    得知顾大槐被粪叉刺伤了腰,完全不顾儿子的伤势张口就骂:田里地里没个人干活,家里养了一群窝囊废。

    枪战过去已有两天,依旧大清早出去训练的顾晨回来便听到顾婆子哇哇叫的声音,眼中寒意乍起。

    目光落在劈柴用的柴刀身上,顾晨目光微地虚了下,一丝浅笑噙在了嘴角边。

    “奶奶,你能起床了?”手里拿着柴刀推开门,顾晨笑得很和善。

    骂得口干捧着碗喝水的顾婆子一听,整个人就跟斗鸡似的,手里的碗是朝顾晨身上掷去,眼神跟淬了毒一般盯着,大声咒骂,“破鞋生的能有什么好坏!大儿,你要还认我这个娘,现在就把她弄死!!!快!给我弄死她!”

    弄死野种一万块钱就到手了,可以给小儿补贴家用,还可以先建两间红砖屋!

    顾晨要闪开掷过来的碗,平静如大海沉深的眸子凝着冷意,沉声道:“凶得过瘾是吧?”

    顾婆子先是呆了下,战斗力彪悍的她反应过来后尖酸刻薄的老相更是凶气腾腾了,“败家的野种,不干活尽偷懒!白吃白喝我顾家十几年,这会儿还敢跟我顶嘴了?”

    “晨晨,怎么跟奶奶说话?。”嘴唇发白的顾大槐虚弱地说了一句,稍微动下身子腰上的伤疼到他险些叫出来。

    眼里只有钱的顾婆子哪管儿子是死是活,一脸嫌弃地白了顾大槐一眼,相当不满意他的作法。

    欠打的东西,看她怎么收拾这死贱种!

    随便拿了个东西,目光凶恶而贪婪的顾婆子是扑打过来。

    “你再打我一下试试?嗯?”音节小小的勾了起来,带着凌冽的冷。

    把藏在背后那把磨得锋利的柴刀拿出来,唬得顾婆子心口就是一跳,连忙收了脚。

    顾晨看到床上的顾大槐眼角边有一滴水珠缓缓滑落,对顾婆子的憎恨又添一层。

    把柴刀手中一点一点地折弯,再慢慢地“嚓”地一声低闷铁断声,刀头起码有三四斤的柴刀被两手轻松折断。

    “奶奶,你说,是你的脖子硬?还是刀硬呢?”顾晨微笑地说着,眼里的寒冷浓到化不开。

    “……”顾婆子彻底吓傻了……。

    刀刀刀……刀断了?

    顾晨嘴角微微挽着一道浅度走过来,眼露讥意看着震慑住的顾婆子,把折弯的柴刀放到她手里,“奶奶,你以后当心点啊,脖子比柴刀容易折断多了呢。”

    她忍得……很辛苦了!再不给点颜色瞧瞧,都要忍出毛病来!

    顾婆子彻底震住了,回过神拨脚就朝外面跑。

    顾晨是不可能去跑她回来,只听得她突然惊喜说话,“金娥,金娥,你来得正……哟哎……”

    被人推倒地上的顾婆子扶摔疼的腰,又惊又怒盯着跟柳金娥一起进来的几个陌生男人,“你们是谁!没看到我……哎哎哎……”

    一个眼里凶光毕露的男人一脚踩在顾婆子腿上,在她嗷嗷惨叫里,阴沉沉开口,“你媳妇收了我大哥一百块钱,答应好十天之内送个小姑娘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