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13章 你要跟我一起上茅房?

    这是段昭安第一次碰到顾晨,那时他心里想这个女孩面对枪伤镇定到不可思义。

    他藏在眸底的探究又深了点,修长有力的双手扶住顾大槐,清冽地声色稳重道:“放松呼吸,别害怕。”

    蕴着力量的英挺身子是能轻松将顾大槐扶起来,顾晨转身便跑进屋里。

    “死丫头!没看到你妹还痛着吗?你爸死不了,滚一边去!”柳金娥完全是不知情的,一听顾晨让小傅医生过去趟,拍着桌子咆哮。

    傅修澈算是看清楚这农妇的嘴脸的,飞快处理好冷着声道:“大妈,你积点德吧!一共二十三块,我呆会过来拿。走,看看你爸去。”最后一句是对顾晨说的。

    柳金娥目光一闪,死不要脸道:“哟,小傅医生啊,顾晨他爸是我大伯,你看完他把我家的账跟他家一起结。我就不送你了啊……。”

    “……”真TM没见过这么死不要脸的人!傅修澈是见识了。

    顾大槐趟在没了架子的床上,对扶他回家的小伙虚弱一笑,“谢了啊,小伙子。这儿没事了你快离开,路上当心点。”

    急匆匆赶回来的顾晨迈过门槛的右腿微地一顿,尔后稳当当踩下走进来,“疼就别说话,省点力气。”

    这个老实的农村汉子虽然懦弱,却有一份纯朴无争的善良。

    身为医生面对伤者动作是相当快,傅修澈从医箱里拿出一系列的医用刀具,吩咐顾晨,“取子弹会很血腥,你不适合在现场。”

    屋子里很闷热,走得急的傅修澈额前冒汗。

    顾晨拿了一块纱布走过来,在他错愕的眼神里擦干他脸上汗水,“请好好照顾他,我会尽快回来!”

    她是微笑地拜托着,傅修澈感受到一股突如袭来的寒气。

    他拿着手术刀,灯光照明里看到了一张凝白如脂的素脸,一双比琉璃还要剔透的黑眸,脑海里闪过的就是:这女孩长得也忒好看了吧!

    不过,怎么有几分眼熟呢?

    隔着傅修澈,段昭安抬头静静地看着给好友擦汗水的女孩,还未长开的脸已隐见日后姝色精致,白皙柔嫩的皮肤像是刚刚成桃的水蜜桃,清新而自然,闪烁着冷冷寒光的眸子是自信而冷静。

    她的身上,有一股不属于同龄女孩的气质,是冷漠中充满了肃杀之气,哪怕是穿着并不合适的衣裤也没有办法掩住她独特气质。

    正是这种特别既便是见过各国各色美女的他,也将视线定格久了点。

    看久了,隐隐地觉出种熟悉,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她般。

    还没有等他与傅修流从惊艳中回过神,顾晨已经走出小院,带着冷冰无情的气息朝松树林里闪去。

    敢伤这里唯一对她好的人,简直就是!找死!

    顾晨是绝对护短的,谁惹了她护住的人或是物,追到天尽头也要讨回来。

    段昭安似是猜出她要做什么,来不及向好友交待飞快追了上去。

    傅修澈拿起沾着自己汗水的纱布擦了擦额头,看了眼趟开的又关上的房门,呢喃了句,“山村里的孩子都是飞毛腿?跑得了忒快了吧。”

    甩下头没有再多想,他需要替顾大槐取子弹了。

    而在外面,顾晨停下来对追出来的段昭安似笑非笑的道:“你要跟我一起上茅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