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丫的就是欠收拾

    听着村民们的打抱不平,顾晨沉默了会是抬起巴掌大的小脸,小声道:“我没事,妹妹是喊我去吃饭了。”大晚上的正好收拾收拾顾娇。

    在顾晨的世界里,是绝对没有男女之外,只有强与弱之分。教训一个女孩她是绝对没有什么愧疚感。

    “唉,又跟她爸一个样,生来就是受气的。”在村民们的叹息声里,顾晨是乖乖地跟着眼里全是得意的顾娇离开。

    她怒气冲冲地把顾晨甩丢到墙角落里,跟往常一样大喝:“死野种,给我跪下认错!”

    嚣张刁蛮完全不像个高中生,倒像是一个无知村妇。

    “跪下?”顾晨笑着眼笑了笑,潋滟如水的眸里邪气涓涓而敞,“地方你选。”

    “就给跪这里!没有我的话不许起来!”指着一堆瓦砾,顾娇一脸坏主意。

    顾晨是连嘴角到笑弯了,抹抹眼角,如墨的眸子目光流转间有淡淡地邪肆微掠,道:“这里啊,你倒是挺会选地方,啧啧啧,本来只打算略施惩罚,可你这么喜欢瓦砾,那我就……”

    在顾娇瞪大的眼里,她出手飞快将她肩膀按住再是抬脚一踢,顾娇是直愣愣地扑通一下重跪在瓦砾上面,顾晨浅笑盈盈说完:“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啊!!”痛到眼泪一下子出来的顾娇疯狂挣扎起来,“顾晨你这个死不脸的野种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该死的野种,力气怎么这么大!

    顾晨是下了力气按紧,不允她有半点挣开的机会,故意弯下身子是在顾娇耳边说话,“叫什么!你不是想跪吗?那就跪久一点喽。”

    欠收拾的货,不给点颜色当真以为她还像以前那个顾晨好欺负!小样,落在她手里,整不死你!

    如金属般冰冷的声音乍地凑过来是吓到顾娇肩膀就是一缩,脸上有了些惊恐之意。

    顾晨,一位身经百战,战无不胜的元帅,长年征战那怕是换了具身体,刻在灵魂里杀戮戾气哪是顾娇这种宠坏的小女孩受得住的,不过是稍微冷了声音就吓到哭起来。

    “野种,放开我!你敢打我!我要告诉我妈,告诉奶奶去!”

    “还挺嚣张的吧,有本事站起来跟我打啊,怎么就哭呢?”顾晨笑起站直,邪肆的墨眸像夜空中的上弦月一般皎洁。

    怜香惜玉什么的顾晨是不懂,再用力按住她肩膀,尖锐的瓦砾刺破膝盖,顾娇更是痛到嗷嗷惨叫。

    “放开我,呜呜呜,好痛,好痛,快放开我!”

    “放开你?你打顾晨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别人痛呢?”顾晨还嫌不够恨,一只腿踏在她小腿上面就是一搓,顾娇那惨叫声让屋里看电视的柳金娥都听到。

    “妈,妈……,妈……,顾……”

    顾晨没有给顾娇求救救会,右手攥紧她脆弱的脖子,眼底凉薄的黑眸冷冷地看着似笑非笑道:“人的身体最脆弱的地方就是脖子,只需要轻轻一拧,整个脑袋都能拧下来。顾娇啊,你说,我把你脑袋拧下来当球踢好不好呢?”

    她的金属冰冷的声色是绝对的认真,没有人会认为是在开玩笑。顾娇便是被这种认真吓到俏脸惨白,眼里尽是惊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