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6章 别怪姐没提醒你

    躺在架子床上的顾晨是听到怒火中烧,泥块斑驳的墙体是完全没有什么隔音效果,争吵的声音又是那么大,她就算是想不听到也难!

    眼里的邪气渐渐变成凛冽肃杀,稚气未退如玉般雕刻的姝色面靥此时蕴着与年纪不相适合的森寒。

    为条裙子为双鞋就敢打着卖她的主意,很好!这笔账她是记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身体太小的原故,向来能控制脾气的顾晨一拳是打在床架上,“咔嚓”一声,右边的架子是被她一拳头给打裂。

    顾晨:“……”太脆弱了吧!

    顾婆子为了一万块哪怕让她杀掉顾大槐都行,骂了句“没用的东西”便颠簸地冲到床边。

    一根干枯如树根的手指头颤抖着伸过来时,顾晨猛地睁开眼,阴森森道:“还想再掐死我一次?”

    “……”浸着冷的声色是让顾婆子身子一僵,低下头一看,一双黑漆漆没有点生气的眸子正直直地瞪着她。

    真真……真没死?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明明先是掐死又用棉被捂了好久好久才罢手。

    顾晨嘴角微地挑了挑,起身的时候右手豁地攥紧顾婆子的手腕,力手大到能把手中老骨头掐碎,冷森森道:“奶奶,我是索命来了呢。”

    顾婆子一张脸白成死灰,更觉得一股子寒气是瞬间从她脚底板腾起直往心窝子里窜,冷得她直打冷颤颤。

    由其是那双她平日最讨厌的漆黑眼睛,盯着久了仿佛里面能钻出双勾魂魄的勾子,能把她勾到阎罗王大殿里去。

    “鬼鬼鬼鬼……”触电般的顾婆子从床边“嗷”地蹭起,嘴里一个劲儿哆嗦叫着是连滚带爬离开,没跑几步眼前一黑是晕了过去。

    磕到发晕的顾大槐侧是长长地松口气,捂着流血的额头迟缓地起身,他还想过来看看顾晨。

    连忙摆手阻止,顾晨指了下他额头:“你先把伤处理下,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

    “娃儿,别恨你奶奶,她也是……心里苦。”说这话时顾大槐自个心里也虚,可当着孩子的面他能说亲娘坏话吗?

    顾晨伸了伸手,露出手臂上的青肿抽伤,“看清楚,她不是苦,她是贪。”

    “……”顾大槐默默看着,泪水直流,他是知道有人出钱让顾婆子行凶的事。

    顾晨抿抿嘴角,目光落在他从手缝里浸出来的血,无奈点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快去处理好伤口。”

    拿什么拯救你,愚孝的养父!

    麻痹的,看在顾大槐面上,她还真不太好对付顾婆子。可是!绝对不会允许再次被人欺负!

    等顾大槐扶着晕厥过去的顾婆子离开,顾晨忍着痛翻身起床,三下两除把架子床的架子全部折断连着泛黄的蚊帐丢到一边。

    身板虽瘦弱,力气倒不小。顾晨暗想:不会是被揍出来的吧。

    披头散发柳金娥站在院子里的一见顾婆子晕倒,吓到她冲到厨房里把在找吃的儿女赶回家,“饿死鬼投胎啊,都给我家去!”

    赶走两姐弟,在顾大槐没有提要求前是先发制人。

    站在院子门口梗着脖子冷哼道:“大伯,这就是你不对了,你自个把妈气出病来,这事儿可不能让我来伺候着。我家娇娇也病着,饶饶也要照顾,我可没空再来照顾老不死的东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