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一屋子极品货

    顾婆子连最疼的孙女、孙子都没有理睬,一把抓住她衣袖口子,急道:“是死还是活?”

    “当然是活啊!不然咱们怎么卖钱啊。”心眼里尽是八百块的柳金娥没有留意到她婆婆的反常,是倾身子过来喜孜孜道:“妈,跟你说件好事啊。我娘家村里的老霸头要买几个小女孩去城里当保姆,我寻思着顾晨反正不是咱顾家的种,养了这么多年够仁至义尽了,不如趁价钱高买了她?”

    “是啊,奶奶,你就同意吧。我在商场里看中一条花裙子得要一百多块呢,奶奶,您最疼我了,就答应嘛,就答应嘛。”撒着娇清脆说话的是顾娇。

    揉着眼哈欠打个没停的顾饶懒洋洋地插了句:“奶奶,我都上初二了,都没有一双好球鞋踢球,你就答应我妈吧,我得拿钱去买鞋呢。”

    顾娇叉起腰凶蛮地指着弟弟鼻子:“顾饶,你什么意思!妈妈明明答应给我裙子的!”

    “得了,就你那胖腰粗腿的,裙子再漂亮到你身上也变丑,还不如给我买双鞋。”手里玩着魔方的顾饶头也不抬嘲笑过去。

    顾婆子只知道还是个活的瞬间就傻了,哪里还听得进最后面的话。

    一巴掌拍在柳金娥脸上,是又骂道:“你个败家精少打骚主意,老娘拿着她还大有用处!快给我滚回家给娇娇,饶饶做饭去!少给老娘偷懒!”

    一巴掌抽到眼前冒金光的柳金娥不干了,嗷地吼大叫着扑过去:“老不死的东西,当老娘是大伯不成!!敢打我?我打不死你!”

    顾娇姐弟也没有去劝,自个都在为裙子,运运鞋开骂呢。

    去厨房准备熬点粥的顾大槐听到动静跑出来,对顾娇没有底气说了句,“娇娇,让你奶奶跟你妈别打了,晨晨还在睡呢。”

    顾娇撅撅嘴,揉下有肚子抱怨起来,“我肚子还饿着呢,大伯你给我煮些粥还要一个鸡蛋。快点去,我好饿呢。”

    屋子里顾婆子一巴掌煸开柳金娥便冲出屋子里,天杀的,她要去看看该死的野种到底是死还是活才行。

    顾大槐见她是朝偏房里冲去,黝黑的脸色是大变要跟着跑来。披头撒发的柳金娥是眼疾手快抓住他衣服,要他来给个说话。

    “你放手!”急着追上去的顾大槐见衣服扯不出来,干脆是把短袖脱下来,赤着胳膊追到房里。

    一迈进门,他直接是扑通声跪在地上,双手做着一个“掐溺”动作的顾婆子不要命的磕头,“娘啊,大儿求求您了,您放过晨晨吧。大儿养了她十多年,不是亲生的也成亲生啊,求求您放过她吧,求求您了。”

    在落后山村里,大人揍小孩是太正常了,孝子顾大槐就没有想过要去派去所报警什么的。

    把衣服丢到地上,柳金娥跟上来一看情况,整个人都乐了。让这两母子闹去,她去厨房里给女儿、儿子找些吃的端回去。

    等柳金娥一走,顾婆子朽木般的苍老声音尖锐教训起来,不管顾大槐额头磕到血肉模糊也死咬着要打死不是顾家的种。

    为了钱,她是丧失病狂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