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槽蛋一般的人生

    破晓里,顾晨的眉目在雾气中清楚清晳起来,面色虽黄五官却是雅丽的,眼睛更是漆黑璀璨,像是一枚泛着光润的宝石,最勾魂的是她瞳里若有若无的邪气,仿佛是来自黑暗中的妖孽能蛊惑人心。

    穿越回1996年的顾晨的把事情捋顺:顾晨,生父不详(好惨),生母走人(好悲),养父虽好却弱(好苦),奶奶彪悍如战斗机(好痛),……再加一个完全不知底细的仇家!

    尼玛这就是传说中的“槽蛋一般的人生”?

    伸伸手目光微暗地落在手臂青紫抽打伤,嘴唇微启面无表情地吐出个不太淡定的字眼:擦!

    赌一把了,如果养父顾大槐真像马大成所说是顾家唯一对她好的,她便留下来养伤,如果不是……必须得走人!

    等了半个小时候左右,顾晨便见一个失魂落魄连走路都趔趄的中年汉子嘴里喃喃喊着:“晨晨,晨晨……”

    旁边还跟着一个扭着腰,说话尖酸刻薄的妇人,“大伯,我说的你好好考虑啊,很划算呢!只要你答应,我立马带你过去!”

    男的肯定是养父,至于那女的瞧不出来是谁。

    也容不得顾晨考虑要不要下去了,眼前突地一黑,在最后关头上就算是落魄也保持优雅高贵的顾晨从屋顶上一跳而下,身手敏捷像一只伺候黑暗中的猎豹……一只生病的猎豹。

    苦逼的,不是她想跳,是身子控制不住直往下裁!

    正在伤心的顾大槐见就一身影从自家墙头上摔下来,下意识冲上向去抱,一接住是喜得他一声大喊:“晨晨!”

    惊喜还没过去,就见到顾晨两眼闭紧,小脸惨白,骇得他抱起顾晨朝家里跑。一边跑,一边是撕心肺喊着。

    那妇人,也就是顾大槐弟媳柳金娥也吓了大跳,捂着胸口大骂,“大伯,你这是鬼叫个什么!害得我都吓了跳。咦,这不是顾晨吗?哟哎,太好了!”

    太好了!这人找回来她就放心了,老霸头特意说了卖个女娃就给她八百块钱呢!

    外头的动静是把顾婆子给吓到了,心里头是一个劲儿打鼓揣测:不会是她娘家的浑账侄子把娃儿抬回被大槐撞见了吧!

    外头是一阵“乓乒砰砰”响,响得顾婆子更慌了,生怕自己儿子会找她拼命。

    柳金娥本是打算跟着进去,突然想到自家两个儿女还没吃早饭,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折回家去喊还在睡觉的顾娇,顾饶过来蹭个早饭。

    没有一会,她就带着还打哈欠的顾娇,顾饶进了院子就朝婆婆的屋里去。

    “妈,快开门,跟你说件好事!”柳金娥拍到门板子在啪啪响着,顾娇想着刚才她妈说的好事,甜脆脆地喊起奶奶来。

    顾婆子听小儿媳妇带着孙女、孙子过来,心里总算是镇定了点,把门拉开一点点干枯的手抓住柳金娥手腕飞快将她拉进来。

    “外头怎么样,顾晨死透了没有?”一时慌乱口不择言问起来。

    屋子里闷得慌,被她神经兮兮的样子吓了跳的柳金娥抬手扇风,闻言,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昨晚她这个婆婆抓住顾晨拳打脚踢,又是拿棍子、竹蔑抽的她都知道,因为她与女儿顾娇就站在旁边嘛。

    笑得一脸算计道:“大好着呢,昨天估摸着打怕了在屋顶上呆了晚,今大清早我同大伯回来,这野种直接从上面栽下来,险些头着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