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9.第3379章 ki

    她的手里,是陈四的手机。

    海浪哗哗地拍着响着,撞击到礁石是溅飞的浪花可达数米高。

    长桥是木制的,桥礅是石与钢混造,白天的时候,有无数人会走在这条浪漫之桥上,沐浴着阳光。

    晚上的时候,还会有情侣过来,走到桥的尽头,如同走到了天涯海角边,在热情地拥抱,接吻。享受着地中海的浪漫,感受着地中海的蓝色风情。

    今晚,没有一对情侣过来,是因为他们没有办法过来。

    长桥上,维莫当真是一步一步跪到了king的身边,他咬着牙,脸色凶狠而狰狞地跪过来。

    当他离king越来越近,终于,完全看到他的背影时,维莫的脸部肌肉是隐隐地抽搐了起来,只是看着他背影,心是抑止不住的颤起来。

    害怕,害怕就像是潮水一样涌了过来,像是海浪击石一般地拍打过来,他的膝盖是在隐隐地发着抖,双手同样如此。

    那是源于内心最深处的害怕,是他极力想要掩饰,可一旦看到kingj时,无论他平时再怎么掩饰,再怎么疯狂,害怕就从心里很自然地涌了下来。

    已经是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性的害怕。他身体到心里,都是害怕king的。

    “king,请宽恕我吧。”他的背脊不再是挺直,而是弯了下来,像是朝圣一样,匍匐在king的脚边,“是我的狂妄惹怒了您,请宽恕我吧,我会,永远都不会忘记您的大方。”

    “维莫,我说过,我会让你跪着过来。”

    king转身,目光冷冽含着讥讽地看着对方,他的手里有一把很小巧的手枪,小巧到如同男式精钢制的打火机,“而我的大方,永远不会给一个疯子。”

    很细的声音,像是钢珠弹跳的声音传来,king已经扣动了扳机,在维莫收缩的瞳仁里,他的脸上带着非常冷戾的神情,扣动了扳机。

    第一枪,并非是打在维莫的要害,而是他的肩膀,是扛着顾晨过来的肩膀上。

    “你身上很脏,不应该脏了她。”king说到这里,眼底里一直是压制着的寒气骤然迸出,“她是你那双脏手能碰的吗?”

    维莫只感到肩膀一麻,最初并没有巨痛,是等到king说完后,他才感觉痛意,好像是电钻生生地钻穿他的肩膀,痛到他的身子是一下子弓起来。

    “请您宽恕我吧,请您宽恕我吧!”他哀嗷着,痛苦地求饶,他仿佛看到站在自己身边死神,是在随时取走他的性命。

    第二枪,响起,是打他的膝盖上,“我说过,你要乖乖地跪着过来。”

    king并非一个怀有怜悯心的男人,如果真有,就不会有今天的king,连续四声,就已经是把维莫给打废。

    生命还在继续,并非已经消失,这对维莫来说就是生不如死了。

    血,流了出来,像是小溪般越流越多。

    顾晨站在礁石边,她……听到他的低低,充满了冷漠的声音,听到了……那人说的每一句话。

    “她,不是你的人质,你最不应该就是掳走她!还有,她非常非常害怕在船上航地,这一枪,告诉你,什么样才是你真正不应该招惹!”

    ==

    写到这里,我还挺激动的,哈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