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9.第3299章 喜事将近(一)

    军部,无论何时都是保持绝对的安静,每个人走路就跟鞋底装了块海锦一样,步伐虽沉重,冷冽,可踩在噌亮的瓷面上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走进军部,顾晨就能感觉到这个国家的威严,是不可侵犯的凛冽,是无人可以随意挑剔的刚硬。

    每一个人走路都是挺直背脊,便是连文职,举手投足间都是还着军人强硬的作风。

    文书带着顾晨是直到到了段将军的办公室里,一声“报告”,随着里面传来段将军威严的“请进”声,文书才把办公室推开,示意顾晨可以进去了。

    “来,请坐。”段将军整了整衣冠从办公椅里站起,又绕出办公桌走出来,抬手示意顾晨坐到会客黑色真皮沙发里,自己则是拿到电茶壶,亲自给顾晨沏茶。

    “出去近一个月,累坏了吧。”关了门,段将军的口气就是随意多了,带了长辈的慈祥,“年也没有在国内过,亲家打电话过来,我们一家人都是深感内疚。”

    他说的亲家,就是已经在新西兰的刘桂秀。

    顾晨在英国也想过要给刘桂秀一个电话,但,事实是不可能。

    联系国内,都是谢景曜有着特殊处理的手机,她想联系国内,还得找谢景曜要手机呢。

    山岛那边的事情还在拨着根中,一日没有传来消息,刘桂秀与铁蛋一日就只能是在新西兰,她不能轻易跟他们联系,也不能随随便便飞过去看她们。

    “他们在哪边很好,过年是跟你二婶他们一家一起,带去了澳州一趟。”

    从新加坡到新西兰……,中间是绕了一大圈,最后才跟外派在国外的段瑞项见上面。在这种事情上面,段家一向是很谨慎。

    刘桂秀心里掂记着顾晨,段瑞项一家都是瞧在哪里,大年三十就打了电话回来在,不巧的是,顾晨并不在,是段昭安替顾晨接了电话,向刘桂秀拜了个早年。

    反正两人的关系是铁订钉的事,跑不了的,两家人都是把彼此当成了亲人。

    顾晨是没有想到不苟言笑的段将军会在办公室里提家事,便笑道:“出一次国外,一来是增长见识,二来也是磨练磨练自己。累不累,主要还是得看心态。”

    “身背重任出去,想到的不是累,而是如何才能出色完全国家交给自己的事。旁边的,可真没有多想。”

    这孩子一向是个灵透的,不太爱说话,但每回都能说到人的心坎里去。

    处事周事,办事也周全,再加上那般显赫的身世……,老爷子说是我们段家高攀了顾晨,这话是真真没得假。

    小小年纪如此稳重,不愧是顾席那一脉。

    “你有如此心态,我很欣慰。”段将军啜了口茶,心里头则是想着怎么把顾晨这身世给说了出来,经过DNA测试,……顾晨就是顾席的亲孙女。

    这事,说出来不难,其难,难就难在……顾家单薄到只有一个曾在宣州公安局任局长的顾敏怀了。

    海虹商场一事,到底还是把顾敏怀给牵累了下,这会儿,都发放到宁夏一个市里去了,虽说还是公安局的局长,可到底是发放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