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5.第3295章 大仇得报(十)

    谢景曜不慌不忙从大衣口袋里拿出几张复印件出来,只给爱莎夫人展开一张,“布恩先生的话,我打算给这位油画造诣很深的画家开一个画展,将他的话全部展示出来。”

    ……布恩的画!

    当复印件展开,爱莎夫人的瞳孔是在一瞬间收紧,……这是布恩的画,也只有布恩才能画出这么复杂的画出来。

    “这画里,藏着一位插花的女子,黛娜小姐,黛。卡蒂文,也就是现在的卡蒂文家族。”谢景曜可没有去看爱莎夫人越来越差的脸色,笑容浅浅,很有风度地往下说,“据说,黛娜小姐的哥哥非常疼爱自己唯一的妹妹,可不幸的是,黛娜小姐早逝。”

    “也不知道后来黛娜小姐的哥哥怎么知道爱莎夫人,看在妹妹的份上,到现在还在帮助着爱莎夫人呢。上个月报纸还在报纸,夫人出席的贵族宴会,还是因为黛娜小姐的哥哥才有机会去参加呢。”

    有备而来……,他们真是有备而来!

    爱莎夫人很轻地闭了闭眼睛,看着谢景曜,冷笑涟涟而道:“你们确实是有备而来。”

    “当然,所以我说过夫人还是有什么说什么才对。还在,我们不是向夫人来求证什么,只是想了解了解罢了。”

    接下来,爱莎夫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因为,一旦她想隐瞒什么,子弹就已经飞了出来。

    VIVI疼到直求着自己,别再隐瞒了,她的小脚中枪,血把裤子打湿,是连鞋内都是血稠。

    这种时候,爱莎夫人根本不可能再有什么隐瞒,他们没有把枪口对准自己,是因为他们都知道,只是看她到底老不老实,再从精神上来摧残自己。

    “艾琳,浙海齐家齐公之孙,齐海之女。也就是你的妈妈齐琳,很美的女子。而我,能从中来到英,就是因为齐琳小姐的原故。”

    “我,做为陪读侍女过来……”

    这是属于顾晨的妈妈……齐琳女士的故事。

    齐公,国画师,齐海,科研人员,最后因劳累而逝于研究室内。

    齐海之妻,出自书香名门,丈夫过世后便也缠绵于病榻,最后是郁郁而终,留下孤女齐琳。

    齐公白发人送黑发人,打击之下不到一年也病逝。

    也就是说,顾晨外祖父也是家境显赫,只不过是人丁单薄,齐公已无嫡传后人,只剩顾晨一个了。

    “你外祖父尤善水墨,晚年每一件作品堪称国宝,引国内外名人纷给竞收藏。”爱莎夫人提到齐公,脸上的笑是柔和了许多,是这位老人收留了自己,如果不是这位老者,她当年或许早就死在中方那片在八十年还是贫脊的地土上。

    “到于你父亲是谁,我当时并不知道,齐琳小姐称他为顾先生。”

    “最后,是余先生告诉你,顾先生的身份,对吧。”谢景曜淡冷地打断他的话,“当年,与顾先生一道出国的文物鉴定员就是余先生。”

    “齐琳女士知道顾先生的身份,她不会说。余先生便告诉当时热恋中的恋人爱莎夫人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