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9.第3219章 并非那么简单(七)

    把素描画重新打印出来后,赵又铭把所有的痕迹都一一清除,这才前往军部。

    他需要向段将军报告,然后申请大范围调查。

    “顾晨的生父?”同样,段将军也很吃惊,真没想到顾晨的父亲竟是一名军人,“现役军人出国生子,在我军历史上是有过,但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八十年代里,这种可能性已经是微乎其微,但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八十年代,正是我国兵力开始建兴之时,许多需要学习,许多地方需要改进,而中方人一向能谦虚请教……,派出的军人在国外有结婚生子,特殊情况下还是会被批准。

    段将军既然说的,那就是有存在过。

    既然是存在过的事,查起来要说简单,也不简单。

    说简单,是依段昭安所言,派出去军人在国外有结婚生子,特殊情况之下还是会批准,这种特种会出现的情况自然是少之又少。

    毕竟,只有少数才能被称之为“特殊情况”。

    既然是少数,可查的范围缩小许多,但是……范围是缩小的,可那些已经尘封了,不会再轻易面世机密又怎么可能查得到呢?

    这就是为什么赵又铭会说此事说来简单,又不简单的原因。

    “受到限制,还请将军出面才可以。”像这种事,哪怕是过了几十年,赵又铭也知道他是没有权限去查阅,只能是请段将军出面。

    身为陆军最高将领的段将军还是有这么个权限,颔首道:“可以,等我消息。”

    “顾晨那边也在等消息,与我们的目标人物是有着莫大关系。不然,她也不会如此。”赵又铭还不忘记解释,以免段将军误会顾晨公与私混为一谈。

    段将军笑起来,“你倒是会护着她,且听你这话的意思,怎么觉我显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呢。告诉她,这桩事需要慢一点才有结果,最快五天,最迟十天。”

    手工档案,查起来一向需要时间。

    段将军对顾晨的事,其实一直是很用心,就拿今年最大红蓝两军演习来说,他为了制衡,都默许了某些人对段昭安的打压,却在很大程度上给顾晨一展身手的机会。

    这是段将军不着痕迹做的事情,在尽他的能力,且不会引人怀疑的时候来帮助顾晨,帮助她在军中建立声望的同时,也让她凭自己本身站立住脚。

    等赵又铭一走,段将军交待文书几句,便起身离开办公室。

    这种事,还是得早点查才可以。

    八十年代派出去的军人……,段将军没有说的是,那个年代派出去的军人可不是一般的背景。

    如果还能结婚生子的,呵,呵呵了……,当年只怕是连他都不如这位。

    说不定,八十年代的老首长还得退一射之地。

    老首长已经在老宅的,没有怎么操心军部的事,气色看上去像是好了许多。不过,好不好,也只有老爷子自己知道了。

    黎叔把几粒白色小药丸子放到紫檀几上,用白瓷碗盛了温开水,轻声提醒躺在老爷椅里闭目养神的老爷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