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8.第3208章 血色中的军人(七)

    艾琳的丈夫为什么不会放过他们?是因为他的身份,对吧。

    顾晨的眼里寒光微动,姝丽的容颜里清冷更胜,眉梢间都蕴满了寒气,此时的顾晨,可不是平时仅仅目光清寒的女子,而是带着一身肃杀煞气了。

    便是让布恩先生都不由缩紧了肩膀,他,在那一瞬间,他似乎感受到来死神就在身边。

    “艾琳的丈夫为什么让她们害怕,是不是他是一位军人。”顾晨也只是气息外泄几秒的事,再开口时,微笑浅浅,表面上来看是风平浪静,是贤静之态,“爱莎与她的丈夫犯了很严重的错误,所以,他们害怕,是吗?”

    布恩先生似乎是在思考,又或许说是在回忆。

    有个有着痛苦往事的人来回忆往事,思考往事,无疑是自己重新撒开哪道不能消失的伤疤,他的脸上露出了痛苦,双手死死地抓住窗帘,整个人都是在颤抖着。

    他开始哆嗦地说起来,“是的,是的,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士兵,很厉害的士兵。顾,顾……,厉害,很厉害。”

    中间夹着别扭的中文,因为他是哆嗦着说出来,顾晨一时间分不清楚到底说的是哪一个中文字,古,顾?谷?

    说的应该是姓吧。

    了不起的士兵,但她没有猜错,艾琳的丈夫确实是一位军人。说不太通的是,军人……怎么能在国外生子呢?结婚就更不可能了。

    虽然不能肯定到底是哪一个中文了,好在布恩先生的咬音还算是准,古、顾、谷……这三个姓可以重点查。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朋友们,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原谅我,原谅我吧。”布恩先生不再是紧紧地抓住窗帘,而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蹲下来,像一个迷失方向的孩子,弯曲的背脊看上去是那么的脆弱。

    这个男人,背负了一生的罪,也受了一生的折磨,如果一切都有他的参与,却也没有办法让人同情起来。

    至少,顾晨并没有起同情心,目光冷漠地看着缩成一团的身影,声音虽然轻缓,但眸色是格处的冷沉,“布恩先生,说出来吧,说出来,你的朋友都可以原谅你。不用害怕,没有人会伤害你,你只需要说出来,你会得到原谅。”

    “原谅我,我的朋友们,原谅我吧……”

    当顾晨再问时,布恩先生已经彻底地拒绝沟通了,他不停地乞求着原谅,整个人重新缩回自己的壳里,不想再回忆起来。

    顾晨不能肯定是否还能不能继续,只能是将视线落到监视探头上,她知道,在探头的那一边,谢景曜他们都在那一头。

    “还能不能继续。”能看到顾晨的眼神,也只有谢景曜了,他问起默理医生,“这种情况,还可以继续多久?”

    卡特尔医生盯紧着屏幕,在默理医生没有开口之前,沉声道:“现在布恩先生是在内疚中,并没有失控,他还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我想,可以再继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