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4.第3204章 血色中的军人(三)

    傅婉秋,段昭安自然是调查把,都把她的身世都调查出来,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

    整件事情串起来,就能说出一个很完整的故事,但是不是如她所猜测,这个还是需要查证。但是,顾晨向来是相信自己的直觉。

    她说得……,是让谢景曜自己没有办法反驳,说得太有道理,他根本无从反驳。

    是没错,照片里的人只有他的母亲、爱莎夫人、以及与顾晨肖似的女子有过生育,其余的,在离世前确实都是单身。

    但,也不能就这么认识,现在画里的婴儿就是……顾晨本人吧。

    “也不一定吧,或许,是别人呢?”谢景曜提出自己的疑问与看法。

    顾晨轻地笑了起来,笑睨地他一眼,纤细修长的手指在画面上轻轻地划过,“对,或许是别人。现在我说的,不过是我的猜测。”

    “我之所以说,这个孩子有可能是因,因为这里有一个日期。”顾晨转身,铅笔再次在画面上轻轻地勾画,“是这个日期让我感觉得,这个婴儿应该是我。”

    这是二十二年前的一个日期,画中的人,比谢景曜生母早半年离世。

    “我的生日是十二月底,离这个日期只晚一个月。”顾晨低低地说着,目光微敛,看不清楚眸内情绪,“正好是傅婉秋养病结束回国的时候。”

    这种推测谢景曜并不是很能接收,但,经顾晨这么一解释,似乎除了她这个解释能说通之外,又没有别的可解释之处了。

    整个画面就是一片血色,红红的血,阴暗的血……,冲击着人的灵活,撞击着整个人的视觉,是连灵魂都已被这幅暗示生命流失的血色给震惊住。

    谢景曜没有开口,静静地站着,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后,他对顾晨道:“你,去见见布恩先生,必须,要见他一面!”

    “事到如今,我是应该要去才成。”顾晨的脸色是渐渐地阴冷下来,她把副中画在地上的男子最后的几笔画了出来,“因为,我需要给这个男人一个交待。”

    她没有说画中的女子,单单只说给这个男人一个交待,谢景曜的目光是一下子重新紧锁在她的铅笔之下。

    先画出来的是衬衫的一角,接着开始很轻地衬衫领角上慢慢的,顺着布恩先生留下的画迹动作很轻,脸色却是极为凝重地勾画着。

    本是静站着的谢景曜一下子如遭电击般,蓦地一弹,人已经是与顾晨并排而站,俊脸是比顾晨还要贴近画面。

    “这是我军七八式军装,这是领章,很鲜红的颜色。”顾晨把最后几笔画出来,才将铅笔轻轻地放下来,“但,这名男子并非穿的是军装,而是很普通的衬衫。”

    “但为什么,布恩先生要画出来呢?是不是代表,这两个人的死亡,是因为有人不喜欢他是一名军人呢?谢景曜,如果真要调查下去,我支持你的原因是这种男子。一名,死在异国他乡的军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