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2.第3202章 血色中的军人(一)

    这个时候赶往乡村还得小心路面上的结冰,谢景曜自诩车技不错,一路也是开得极为小心谨慎,生怕来个车轮打滑出事故。

    凌晨二点半从酒店出发,一夜未眠的两人在清晨六点才赶到乡村里。

    卡特尔医生应该也是一夜未眠,他看到有车子进来,便立马打开门,“先生,布恩先生打了镇定剂已经入睡,他的画在默理医生手里。”

    他们是在监控里看到布恩先生在做画,幸好一直盯紧,当布恩先生画完后,最发生不太对劲的是默理医生。

    “上帝保佑,还好默理医生发出了布恩先生的异常,把画抢了回来。”卡特尔医生飞快地把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一一说出来,“从傍晚三点开始,一直到凌晨一点,布恩先生便没有离开过画室,一直是在做画。”

    “……我们冲进去时,布恩先生准备要来撕画。”所幸,做油画的都是无纺画面,而不是纸章,就算是想要撕掉也不可能是一下能完成的事。

    默理医生道:“很幸运,我们把画抢了回来,并没有让布恩先生撕掉。”

    应该说是连画架都一起抢了回来,但,因为是抢,让本是精神状态出现波动的布恩先生受到更大的刺激,好不容易控制住的病情在那一瞬间出现了恶化。

    除了打镇定剂让他镇定下来,无别他法,最后,又服用了一定剂量的安眠药这才哄着布恩先生入睡。

    画,静静地铺在画架上,灯光影着,竟是浓郁的血色画。

    血色,阴影,金色……,蜿蜒的线条,便是粗粗一看都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阴郁。

    那些蜿蜒的线条是扭曲着,是在挣扎着,浓重的阴影充满了压抑感,多看一眼,胸口都觉得异常沉闷,喘不过气来的难受。

    整幅画都是血色,跟鲜血一样渲染了整个画面,恐怖、阴冷……无端地让人生寒。

    “有没有看出什么?”

    十分钟过后,谢景曜侧首低低地问起久久未发言的顾晨,看了这么久怎么都没反应,是不是没有看出什么?他,自己是没有看出来什么。

    卡特尔与默理两位医生虽然听不懂谢景曜说什么,但下意识地都抬头看着顾晨,想知道,唯一能看出画中奥秘的女子是否有看出来些什么。

    手里拿着铅笔的顾晨是微微地抿紧了嘴角,她,确实是看到了一些他们没有看出来的画面,心里因为太过震惊,所以才迟迟没有反应。

    这幅画,是迄今为止布恩先生所最长的画,藏中的画中画所表达出来的东西……自然更多了。

    随着顾晨的落笔,谢景曜连呼吸声都是绷紧了许多,一笔,二笔……,很快,在铅笑的勾勒下,第一个画面出现在众人眼前。

    “婴儿?”卡特尔医生惊讶地开了口,有些不可思义的又重复一句,“婴儿?为什么?”

    她也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婴儿出现。

    接着,铅笑再次勾勒,这是一个侧躺在地下的女人,之所以说她是女人,因为,她有一头长长的头发,侧影很美,哪怕只是一个侧影,亦觉这应该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