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3.第3173章 恐怖的画(九)

    “而是,继续寻找照片中的人,所有人都死亡了也没有关系,只是死亡而已,要寻找他们生前的事还是能打听得到。毕竟不过是二十几年,又不是一个世纪。”

    谢景曜有些苦笑地摇了摇头,“我打听过了,从前年开始我一直在打听。贵族之间最忌这些并不光彩的事情,一个家族都会有一些并不愉快的事情发生,现在过了这么久没有人愿意再次把不愉快的事情重新提起。”

    “二十几年并久,可也是物事人非。现在,我的那位好父亲准备让我的弟弟继承他所有家产,呵,他的家产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我母亲与外祖父留下东西,这个,我必须要拿到手。”

    “我的这位继母,如果不是有人帮助她,当年以她的身份想要成为我父亲的妻子,难。”

    谢景曜一直都在怀疑自己母亲的死亡跟继母有着莫大关系!

    “你继母跟你母亲认识?”对战友家中的事情,顾晨一向不会多说什么,但如果真有困难,她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以谢景曜的能力要查清楚一件事情,其实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偏偏,在这件事上面进行的异常艰难。

    顾晨很轻地皱了下眉,又问了句,“你父亲在阻止你?”

    “没错,他一直在阻止我。”谢景曜有些脱力般地仰坐在沙发里,茶几上的画,卡特尔医生一张一张地收好,他需要重新放回布恩先生藏画的地方。

    非常有礼貌地把空间留给了俩人,自己则是避开。

    没有外人在,面对自己信任的战友,谢景曜连情绪都没有再控制,在他英俊立体,有如雕刻的五官里,顾晨看到那种一直隐忍到极点的愤怒。

    像是一枚危险导弹,随时会引爆。

    “如果我的继母与我的母亲不认识也就算了,她们是认识,是我母亲当年资助过的留学生之一。一个据说祖上当过外交官的女人。”

    “谢家祖籍是福建人,门第门念很重,我继母如果没有一个还能说得过去的身份,呵,想要成为我父亲的妻子无疑是做白日梦。”

    谢景曜家中关系也是复杂,勾心斗角的戏码不管他是离开,还是回去都会发生。

    他也不太愿意把家里的事情说太多,只是几句话便一笔太过。可这个男人太会总结,几句话便嚢括所有的问题,会让听的人仅仅是他几句话里,也能感受到那种整日被人算计的恐怖感。

    “这么来说,或许你父亲也知道一点什么。还有,你有没有问问你家的老佣人,在你母亲在世时,她有没有来过家中?有没有跟VIVI的父母认识?”

    顾晨开始帮着他分析起来,既然VIVI父母亲就是她此次行动目标,那么,了解一下两人的过往同样是可以。

    如果在旧事上面能查到一些问题,对取据上面也是一种帮助。

    调查跨国文物走私取证是最困难,有时候当地警方还会包庇犯罪分子,因为,他们给了钱,或者是捐赠当地博物馆价值连城的文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